14
01.2015

《 Shadow Web Online 》 第壹章 #5

藝文創作  
  「艾莉卡,在遊戲中老玩家抓新玩家一起刷並不是甚麼奇事,只是京子的朋友是男性玩家……」
  「男人就是不應該!尤其是京子是敝會知名玩家,更加要以身作則,怎麼可以隨便和男玩家接觸?」
  暱稱艾莉卡的 EricaZH 已經陷入竭斯底里狀態,即使是遊戲角色模組卻活靈活現將她的感情聲線完美表達出來,讓松崗深深驚訝。不好,現在不是為那些事感動的時候,應該想辦法擺平危機。志傑是因為幫助自己才與公會的玩家產生矛盾,不管作為網絡遊戲玩家抑或是志傑的朋友,都不能撤手不顧。
  「對不起!」松崗深明為人之道,在女人怒不可竭時,千萬別與她理論,最好不管三七廿一先承認自己是錯的:「我之前完全不知道這款遊戲,今天也是頭一回註冊登入,所以不懂得遊戲內的事情。若是因此而帶給大家麻煩,那麼我立即離開。」
  「笨蛋,你是用遊戲初期的『尋找你可能認識的朋友』功能才會與我聯絡吧。朋友互相幫忙,何錯之有。」志傑和松崗是多年老朋友,焉有不知道這傢伙在打甚麼算盤,當然樂意配合:「不過既然有人不開心,只好委屈你一個人離開了。唉,現在布爾維蘭亂七八糟,好幾家公會都在內鬥,像你這些新玩家應該會被強制拖入不良公會然後折磨個夠吧。」
  「艾莉卡,京子所作所為也算不上甚麼壞事。畢竟是她在現實認識的朋友,若然不幫忙實在說不過去。再者你和你的朋友不也是千辛萬苦才脫離那些無良公會嗎?難道你忍心看著新玩家又掉進同樣的陷阱?」
  YuKo 作為公會會長完全沒有任何威嚴,反而像是吉祥物般,但在這場合下正好恰如其分居中緩和。即使 EricaZH 再如何不滿,似乎也無法與會長正面反駁,只好一瞪松崗及志傑二人。
  「兩位都沒有說謊。」一直默不作聲的副會長 Suzuala 才具有會長的氣場,感覺就是厲害的角色。她插口道:「京子你永遠是這樣,辦大事時明明有條不紊,但平日為人處世就笨得可以,常常無意識不顧全大局。艾莉卡,我們都明白你的感受,但小優也沒有說錯,總不能因為新玩家是男性就置之不管不問不聞。尤其是現在布爾維蘭的風氣比之前更差,公會勢力大洗版,更加不可能對新玩家棄之不顧。」
  「對對,太不近人情了!艾莉卡明明是很有愛心,不可能做這種事。」
  「等等……不要靠上來……」
  噢,是糖果與鞭子的威力!會長及副會長一黑一白一硬一軟,互相配合下令 EricaZH 態度軟化。
  「但是敝公會始終是女性公會,一直以只招收女性玩家為賣點。若然此時照顧男性玩家,確實會招人口實,亦打擊會內女性玩家的信任。」
  Sunmarip 婉轉說明憂心的地方,志傑道:「這些我早想過了,所以想向會長你提出暫時離隊半個月。」
  「半個月?」
  「半個月時間,應該可以帶著他完成大部份基礎任務。」志傑理所當然地說著, YuKo 緊張起來:「怎麼可以啊!沒有京子在誰領隊啊?」
  「喂喂前天不是說過我的時間配合不上,所以不參考這次的遠征副本任務嗎?」
  「 YuKo ,你不會告訴我你忘記吧?」
  「怎怎怎怎怎麼會忘記?哦哈哈。」
  「真是的,你總是不長記性的。前天我們討論時不是決定安排京子留守公會嗎?」
  「但是京子你卻提出要為新人進行教學,公會這邊怎麼辦?」
  「留下來的是我、米亞、索菲德、流喵喵和麻衣五人,都是具有一定實力,留在城中自保綽綽有餘。何況新人任務都是圍繞布爾維蘭城內外,不會離開太遠,有甚麼事都能立即與公會的成員聯絡及支援,沒問題的。」
  「京子,我們不會懷疑你的能力,事實上也不會有人不識相找你這位 PK 不敗者挑戰。問題是我們公會這次組織四十八人出發刷副本,不知道會離開多久。當我及會長不在時,你就是資歷最老的成員。之前已經安排你暫代會長一職,若然你常常抽身忙著別的事,公會的事務豈非荒廢了?」 Suzuala 推推眼鏡,認真說明狀況及疑慮。
  松崗漸漸不理解話題,問志傑道:「遠征副本?怎麼說得好像很隆重呢?」
  就他認知中,副本不過是一堆人約好時間,在電腦前努力刷數小時就完成的工作,怎麼會變成像天各一方生離死別般嚴重,要安排這麼多。
  「呃,你沒有這邊遊戲世界的概念,所以不明白吧。會長她們四十八人組團前往的副本叫『森多尼的魔穴』,那是在奧牙奇王國以北的雪山上,光是步行也要花上廿天左右……」
  「廿天是遊戲內的時間抑或是現實時間?」
  「 SWO 的遊戲時間與現實時間是一致的。」
  「真的要走廿天才到?」醒起這個遊戲是玩家實際投入參與的百分百擬真環境,要用腳走廿天和在椅子上操縱滑鼠點點按令角色走廿天相比根本是截然不同的體驗,根本和實際運動沒有分別。
  「雖然可以租借馬匹,又或召喚幻想種騎乘,但不巧我們都沒有那樣的財力及道具。所以要徙步慢慢行啦,不過會在路上順便刷一些小任務,增加成員的感情及團體性。」
  「閒話至此打住,京子,既然你抽身幫忙朋友,那麼公會的事如何處理?」 Suzuala 抓緊重點,不過松崗亦明白她反對的理據,這類人只求實際結果,反而比較易辦。
  「我可沒有說丟下公會的事啊。」志傑說:「首先新人任務大多數都在布爾維蘭內,快則一小時慢則三小時,都是很簡單的任務。我之前就說得很清楚:半個月。半個月即是兩星期,每天只進行一至兩個任務,將原本三天可以完成的新手任務攤分在兩星期內分別完成,這樣每天仍然有充足的時間處理公會的事務。」
  「哦,我正奇怪為何需要兩星期這麼久。」 YuKo 晃然大悟。
  「的確每天只是花兩三小時離開公會確實不是甚麼大問題。」 Suzuala 稍稍接受:「但你保證公會發生甚麼事都能準時趕到嗎?」
  「當然。」
  Sunmarip 亦附和道:「京子從來都是說一不二,她並非那種說得出做不到的人。既然她開口保證,我想應該沒問題了。」
  EricaZH 還想說甚麼,但找不到突破口,只有冷哼一聲:「總之別給我弄出甚麼大麻煩,不然我絕不放過你。」
  YuKo 作總結說:「既然大家都沒有其他意見,那麼這次討論至此為止。」
  會長帶著其他人離開回去公會房間,志傑抱歉道:「麻煩你這麼久真對不起,艾莉卡並非有心,她只是太喜歡這個公會,而且很討厭男人。敝公會有不少玩家都是因為討厭男人才走在一起,要他們接受男性玩家未免難度太高。」
  松崗卻在想另一些事,趁機繼續私人頻道中問志傑:「太奇怪了。」
  「奇怪甚麼?」
  「為何要人留在公會內處理公務,公會有甚麼事需要處理?說得好像很嚴重,還有遊戲內其他各種背景事件,我一概都不清楚。」
  「的確你還是頭一天進入本遊戲,要一下子理解這麼多事是不可能。原本遊戲設定是一邊進行新手任務,一邊 NPC 會向你說明這邊世界的歷史背景。而且與其他玩家交流,亦會學懂收集遊戲情報。不過既然現在有空,我先向你簡單解說一下。不過可能說很久,要不要先點些飲品?」
  「也好。」松崗並未急於刷任務,反正他比別人晚幾年進入遊戲,即使沒有等級制,但裝備及武器也有差別,如何努力衝都追不上。唯一求速成,就是經驗,至少先瞭解自己處身的世界的歷史。
  「我請。」
  「不用啦!我有錢的。」
  「新人身上只有 100G ,你留來添購任務必須的道具及裝備比較好。」志傑堅持由自己出錢請客:「再者我們份屬老友,經年未見一面。即使現在只是遊戲,也應讓我一盡情誼。」
  松崗拗不過他,而且他隱約知道志傑家境貧窮,現實中網聚都是點最便宜的套餐,平常沒事絕對不會與網友見面。也許只有在遊戲中能夠讓他闊綽一回,也就不再加以阻止。
  食堂的食物並不甚豐富,只有平常的西式餐點。松崗要的是咖啡,志傑直接選大杯朱古力雪糕。玩家在餐桌上呼出選單,點選想要的食物,便會自動由身上扣去款項,而餐廳的 NPC 即時呈上落單的食物。
  「唔!好好味!」
  「夠了,別再嬌情的裝女生。」
  「嗚嗚,松崗在欺負我。」
  「行啦行啦,我們入正題啦。這個遊戲世界的背景及設定到底是怎麼樣?」
  「當你初時登入遊戲時,一定聽到阿巴比哈贊神的聲音,祂就是這個世界唯一的神。設定上這裡是地球的第八大洲,外面世界已經毀於人類發動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殘存的人類幾乎失去舊有文明,少數生還者便流浪在這片土地上重新建立文明。」志傑想辦法將遊戲的舞台背景簡單化:「『人類』種族就是舊時代人類的倖存者;至於接受科學改造手術植入機械零件的便是『機械人』的祖先;反之追求精神修行者進化而成『新類型人』。另外由於三次大戰大量使用化學武器,令一部份生物產生異變,『妖獸』由此而來;『精靈』至今尚未清楚,遊戲的 NPC 亦只說明是某天突然在大地上出現,來歷不明。」
  這裡是遊戲中創始角色五大種族的由來。
  「目前哪個種族最受歡迎?」
  「雖然沒有正式統計,但人類的數量應該最多,可能大家都求保險穩定吧。另外精靈與妖獸也獲得一定人氣,畢竟很多人喜歡獸耳娘和蘿莉身體。」
  「想不到連這邊遊戲都有那樣的玩家。」
  「誒,我覺得沒有大問題,畢竟大家現實中沒法實現的夢想,都能在遊戲中實現,某程度是好事。」
  松崗呷一口咖啡,味道一般。然而前面的志傑吃一口雪糕,滿心高興的表情繼續說下去:「這片大陸四周豎立巨大無形的防禦壁,將外面世界的污染阻隔,才能順利自成一片新天地。由於是靠阿巴比哈贊神發動的結界保護下才得以保留的土地,故名為神世大陸。殘存下來的人類就在這片大陸上再次建立國家,是為奧牙奇王國。國家行君主立憲制,國王與宰相平分權力互相抑制。國家不僅收容人類,亦與其他種族共存。這便是玩家最主要活動的舞台,國家位處神世大陸中央,而新手降生的布爾維蘭為首都,幾乎大部份新手任務都可以在這裡完成。」
  「布爾維蘭實際上有多大?」
  「布爾維蘭大約是圓形的城市,如果騎馬急馳,由南門至北門大約五小時。」
  「五小時?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城市基本功能完善,而且更設有四座公會大樓,而我們這一座就是東面的公會大樓。公會大樓內可容玩家加入及管理公會,而且伺服器中的各項排行榜都能在這裡查詢。」
  「 Koumakyou 公會目前排行在甚麼位置?」
  「公會排行榜是每三個月更新一次,依各公會所有成員完成的任務點數總積分判定高低,所以人多勢眾又常刷高難度副本的公會往往佔優。敝公會原本是只有廿人左右,作為休閒公會一直排名在三百多位左右。然而在五個月前的『那次主線任務』中,發生了某些意外,令公會排行榜大洗牌。雖然一個月前的更新有所調整,但舊有的十大公會仍然能留在榜上前列的不多,敝公會仍然能保留在首一百席內。」
  「那次主線任務是甚麼?聽剛才你們的話,似乎是一次重大的轉捩點。」
  「的確,那次主線任務後排行榜更新, Koumakyou 公會有史以來取得公會排行榜首名。」
  「排行榜首名?發生甚麼事?」
  因為取得首名,才會忽然間由廿人小公會變成五六十人的公會。處於新舊人磨合期內,難怪會對志傑救自己一事大為緊張。 Koumakyou 公會既以女生為主,理應號召一批不喜歡男性玩家的女性玩家,對自己感到不滿也是合情合理,可以理解。松崗這樣一想,便漸漸掌握現況。
  「我長話短說吧,主線任務是伺服器全部玩家都可以參與的大型任務,五個月前的更新終於解除神世大陸南方的地圖,同時湧現新的敵人:『魔偶人』。」
  「魔偶人?」
  「一種只存在南方瘴氣沼澤的魔物,同有人的身體,但戰鬥力十分高,而且像我們玩家一樣有區分職業特性,懂得團體戰鬥等基本智能。官方公告表示它們會隨著戰鬥次數增加, AI 也會越來越強,變得更加難以對付。」
  「官方?即是這遊戲的營運商?」
  「也許是吧,不過從來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連他們有沒有安排 GM 都不知道。對於遊戲內發生的一切問題一概不負責,亦沒有留下聯絡方法,十分神秘。」
  松崗雙手抱在胸前,由進入遊戲至今,已深深體會這款遊戲的偉大及前衛,沒準是那個企業的黑科技成品。要模擬出如此複雜完美的數據世界,同時容納大批玩家,究竟哪個伺服器辦得到?但如今深究都不會有結果,只好先置在一邊。
  「說回主線任務吧,你們就要和那些魔偶人戰鬥?」
  「不,當時大會的方針是只守不攻,禁止一切與魔偶人戰鬥。」
  「誒?」
  志傑很快已經吃光雪糕,杯子空空如也,由路過的 NPC 清理。
  「那時候遊戲內十大公會中,首三位的『 Mithril Blade 』、『 Blood-AZT 』和『 Last Samurai 』在主線任務實裝前宣布結成同盟,向全玩家公告任務期間一律閉關死守,拒不出陣。各玩家及公會只准接受守城及城牆補給等任務,不准進行城牆外迎擊魔偶人的相關任務。由於他們三大公會成員總和幾乎是伺服器活躍的三分一玩家,而且他們一直是最強的戰鬥公會,大家都不想拂逆其意,所以暫且接受。雖然有人不滿,但三大公會自己亦信守規條,沒有參與任何出城討伐任務,故意也沒有給予反對者口實。」
  「怎麼我覺得之後必然有屁孩犯禁的猜測?」
  「才不是猜測,的確之後真的有玩家不聽大會指示,接受任務出城討伐魔偶人,結果伏下巨大的災難。」志傑神情凝重地道。
發表於2015.1.14
留言(0)
博客名稱 :
有馬二
網誌名稱:
二次元隊道研究部
使用天數:2,018
按月份瀏覽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2018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飲食烹飪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攝影寫真
  • 其他
自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