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11.2020

The Pirate Bay Away From Keyboard 海盜灣紀錄片

台灣館(美容)  

The Pirate Bay Away From Keyboard 海盜灣紀錄片

二十一世紀初, 海盜灣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檔案分享網站。2008年,荷里活跟媒體企業, 對海盜灣的人提出訴訟。

這影片是跟隨着Gottfrid Svartholm Warg、 Fredrik

Neij 及 Peter Sunde

拍攝而成。三個瑞典人被逮捕, 因為涉嫌經營--世界上最大的非法下載網站之一.晚安。

美國政府以貿易制裁做為威脅--除非關閉像海盜灣這種檔案共享網站非法下載衝擊荷里活的大公司.影劇業因盜版損失了約六十一億美金.白宮強迫瑞典政府要介入處理。我們為瑞典當局叫好。

對我們而言,這是一個重要的網站,來阻止.星期五,警局的網站被攻擊--以及昨晚政府網站被攻擊。片名:海盜灣-離開鍵盤2009年二月,斯德哥爾摩,瑞典針對海盜灣的創始人們的訴訟案,將於明天開始。

今天他們面對媒體。如果你們被判有罪, 海盜灣未來會變怎樣?不會變。

他們會怎麼做? 他們已經嘗試關閉海盜灣,失敗過一次了。很歡迎他們再來試一次,然後再失敗一次。

(Gottfrid,別名 Anakata)明天,不是海盜灣要上法庭。而是把跟海盜灣有關的我們--送入一場政治的審判。

明天的訴訟跟法律無關,而是跟政治有關。 (Peter,別名 Brokep)所有

BitTorrent 流通,有一半是經過海盜灣。 (BitTorrent

幫助人們互相分享檔案)那是非常大的流量。在這非常時刻,有兩千兩百到兩千五百萬的使用者。使用者的定義,是進行上傳或下載的個人。有任何問題嗎?

請問。Fredrik 在哪裏?Fredrik

在哪裏?我們不知道。他應該在這裏的,但他大概在宿醉吧。第一個問題是:

Fredrik 在哪裏?我說 Fredrik

喜歡聚會。我並不想說謊,但也不想告訴他們, 我知道他在哪裏。昨天整天我試着聯絡

Fredrik。我打了很多通電話,最後他終於接了。他說:"你知道我在哪裏嗎?"我說:

"不。" "我在阿蘭達機場。""你為什麼在那邊?

" "我要離開了。"什麼?他說他買了張機票--到馬來西亞的吉隆坡。

聽起來是個適合逃跑計劃的好地方。所以,他的計劃是要去他女朋友在老撾的家。跟她一起生活,然後不要再管這些狗屁的事。

然後突然他發短訊給我:"飛機壞掉了" 我想是海關攔下他的關係吧。"那你現在在哪裏?"

"在回旅館的路上"呼!在斯德哥爾摩的檔案分享訴訟,引起廣大的關注。地方法院你們不會真的認為,你們可以阻止我們的世界--我們的每一天,我們的真實存在。這樣感覺好同性戀。

(Fredrik,別名 Tiamo)(檢察官 Håkan Roswall)(反盜版局

Henrik Pontén)(荷里活委任律師 Monique Wadsted)Monique

Wadsted。我也代表遊戲企業。但不代表音樂企業。我們要求最大的損害賠償。

我代表荷里活中,一些大的影片公司。華納兄弟,哥倫比亞, 二十世紀福斯跟米高梅。我們要求一千三百萬的賠償。

也許看起來有點誇張地多。這應該可視為,這些企業有多大的指標。因為這關係到這半年的五部影片。"粉紅豹

(The Pink Panther)", "諜對諜

(Syriana)", 一部"哈利波特 (Harry Potter)"--"越獄風雲

(Prison Break)" 及 "為你鍾情

(Walk The Line)".他們所做所為無庸置疑。

他們是從事商業行為且從中獲利。這種行為的懲罰是抓進牢裏關。不是罰款。Fredrik

想在檢察官開始前,提出他的說法。 (地方法院影片)檢察官可以接受嗎?

你可以開始說了,Fredrik Neij。先從我對電腦及資訊通訊技術很有興趣說起。

(Fredrik,別名 Tiamo)特別是互聯網跟網絡互連。還有我.哦.

.我忘了我要怎麼講了你忘了你在說什麼。 你對電腦及資訊通訊技術很有興趣。

我會參與海盜灣, 是因為我對資訊通訊技術有興趣。做這些工作非常有趣。對我而言,海盜灣是一種技術挑戰。

要技術性的營運這麼大的網站, 及這麼大的 tracker。使用我自己買不起的電腦設備。

(Tracker,用來協調檔案共享的電腦)首先我要問你. (Gottfrid,別名

Anakata)媒體常描述你是個電腦天才。你如何評價你自己的才能?的確,我是真的有特定的技術才能。"特定的"是指什麼,和什麼相比?

我不確定現在是不是好的時機、 好的地方或好的媒體,來發表我的履歷。但現在是我在問你。

請你客氣的回答。我拒絕回答這問題, 一言難盡。-什麼?

-太難以去估算。-太難以去估算?

-這是很困難的問題。你怎麼認識 Fredrik 和

Gottfrid? (Peter,別名 Brokep)我不記得了,但我想應該是在網絡的一個聊天室吧。

現實生活(IRL)中,你們第一次見面是何時?我們不用現實生活(IRL)這種說法。 我們用離開鍵盤(AFK)。

但那是另一件事了。我都不記得了。IRL 中認識對方?

那個縮寫是什麼意思?In Real

Life (現實生活)。我們不喜歡那種說法。

我們用 AFK - Away

From Keyboard(離開鍵盤).我們認為網絡世界是真實的。我們辦公室就長這個樣子。

(Jonas Nilsson,Fredrik 的律師)這是在海盜灣裏面嗎?

是啊。有一些人正在上面使用。-現在他們正在使用?

-是的。他們住哪邊?在瑞典?來看看。

有美國、美國 美國或英國、英國、我想這個是芬蘭。瑞典某處海盜灣。這是一個網絡伺服器、資料庫及搜尋引擎。

tracker 都在這裏。這一小塊就是 tracker

。 他是世界上最大的 tracker。

全球 50% BitTorrent 的流量,是他負責協調的。

並沒有超多的電腦,但夠力且井然有序。半天過去了。 你覺得上法庭如何?

目前為止很無聊。檢察官的策略,就是用最無聊的方式, 盡可能的說謊--讓你在法庭上睡着,而沒辦法為自己辯護。有些人說,你們經由散佈非法物件,賺了很多錢。

我們可能賺了很多錢,但網站也花了很多錢。嗨。好的。我們要下去了,待會見。

-去吃東西吧。 -好。但不要素食。

在法庭的時候,你不是還在搞網站嗎?我電腦裏面盜版的 Depeche Mode

CD 還比較有趣。五分鐘內就會開店了。檢察官

Roswwall 怎麼會搞不清楚 megabit 跟

megabyte?一般來說,說儲存容量的時候,用 byte, 講存取速度時,用

bit。一切是從 Gottfrid 的網站

"America's Dumbest Soldiers"(美國最蠢士兵)開始的。那是一個網站,你可以用1到10來評分。

裏面是第一次伊拉克戰爭,死掉的美國士兵。你可以評他們有多蠢--依照你覺得他們的死法有多蠢。美國政府跟其他人都不喜歡這網站。我有一條空閒的線路,

所以我讓他營運那網站。那線路是來自英國電信。美國政府有人打電話給英國電信的老闆。他再打電話給我在瑞典工作的老闆。

美國政府命令我們移除那網站。在移除之前,我們抗爭很久。我們爭辯那是言論自由及搞笑罷了。後來這件事變得小題大作時,

我們就關了網站。兩個月後,Gottfrid 需要更多頻寬給海盜灣。那條線路還是能用,

我們就把那條線路用在海盜灣上。辯方是 Peter Sunde.

檢方可以開始了。在海盜灣的眾多電腦中,這件事是否屬實--裏面有一部是你自己的電腦?我買了一台電腦,我拿到海盜局。

(Pirate Bureau)海盜局是什麼?那是一個討論網絡的組織。版權跟檔案分享,也在網上討論?

也許吧。他們有批評現今這種版權分享分式嗎?這點我不確定。

人們都有不同的觀點。那你的意見是什麼?很難說清楚。我想是有問題的。

哪方面的?事實上,我們今天會在這邊, 就表示是有問題的。首先,我不相信-(Monique

Wadsted,荷里活委任律師) -現今年輕人認為版權是錯的。我認為那是一個迷思。而是

Kopimi 教派- (Kopimi,鼓勵拷貝勝過版權的海盜局理念)-非常擅長於宣揚這理念。真他媽的好看!

我們稍微改裝了一下。報紙的問題是:"如果海盜灣被定罪,他們不就變成烈士?"Monique 說:

"不,他們沒有任何的追隨者。""但,他們是有一小群 Kopimi 教派追隨他們。

"好可愛。那是我們欸!海盜局從2003年夏天開始的。

(Rasmus,海盜局一員)同時間--在美國,唱片企業控告 Napster--醫藥企業控告南非非法製造HIV藥物。用"海盜局"這名字是個簡單的選擇。那不是海盜的浪漫主義作祟--戴個眼罩及其他東西之類的。

我們從不喜歡那樣。而是已經有反盜版局了--我們要在這衝突中,表達我們是主動方。而反盜版局是被動方。

我是來自反盜版局的 Henrik Pontén。有人通報你們販賣盜版品。

等等,不要關門。 警察會帶着搜索票過來。他們是藉由其他人犯罪,而組成的企業。

(Henrik Pontén,反盜版局)他們建立一個利用廣告看版跟色情廣告, 來賺錢的企業。

收益非常大。這樣只會讓你們自己更難堪。-我有權可以關門。

-那就出來談。如果你看檔案分享的研究--那些研究不是為了獎學金而做, 也不支持那種想法。因為那簡單又免費。

但有一小群人做檔案分享..他們的理由是言論自由。我們的政策是,那網站是個空無一物--一切留給使用者使用.

我們不干涉內容。言論自由?我比較喜歡科技的觀點,一種連結服務。

-溝通交流用? -是的。我才不管什麼盜版思想、版權或政治。

我做這個,只是因為營運那麼大的網站相當有趣。談一下海盜灣的重要性吧。民主化,且為言論自由貢獻良多。對有版權的東西咧?

海盜灣讓大家可分享東西。即使是有版權的?那是我們需要討論的棘手的問題。你有什麼期望?

我希望不要有一個受監控且受限的網絡。那是目前最大的問題。版權企業給網絡掘了一個墳墓。他們完全不考慮自由的網絡,

所帶來的公共利益。問題在於都是老古板在營運那些公司。他們只知道以前怎麼賺錢, 且不想改變。

他們就像阿米希人(Amish)。(基督新教再洗禮派門諾會信徒) 他們不要電力。他們知道如何不用電力的生活。

Roger Wallis,請到第九法庭。你認為下載電影的人,也會去花錢電影嗎?

(Roger Wallis,多媒體教授,海盜灣的證人)-是否會花錢看電影? -是的,合法的看電影。

是的,但還是要看品質。 如果他們想要更好的品質,或是 DVD

有特別收錄。為了要銷售更好,就要增加他的附加價值。在新世界,就要調整商業策略。謝謝。

我打電話到你的學院,問了以下的問題--因為你的頭銜跟履歷對不起來。你在法庭說,你是一位教授--但你的學院說,你只是個臨時的客座講師。-你知道怎麼用

Google 嗎? -是的。

那你就可以很輕鬆的找到我的履歷啊。-讓我們回到正題。 -我也認為該這樣。

回到正題吧。 謝謝法官大人。當你被任命教授時,有其他競爭者嗎?

我想該回到正題了吧,法官大人?-請告訴我。 -請回答這個問題。

我不知道!我被邀請來,且我通過. 怎麼還在講這個!

.通過皇家技術學院的標準選取程序。該要的論文都提交了。三個教授及兩個國際專家--認為我合乎這個任命案。

謝謝。 請回答這些問題就好。還可以多低級?

他們只是怕你的研究結果罷了。 (Peter Althin,Peter

的律師)他們無法攻擊那一點,只好變成人身攻擊。皇家技術學院,Roger Wallis 教授我認為那樣攻擊學院世界很變態。

這不是第一次了。 我聽說在美國的教授--只要被企業發現對檔案分享有好感的--就會被窮追猛打。那些美國方式,居然用到瑞典來了,真是悲哀。

你今天來出庭,有需要任何補助嗎?請送花給我太太,補償那些睡不好的夜晚吧。法院的預算不能用在那個上。自從出庭後,現在兩到三天,我都會去看世界各地的部落格。

我正在看美國的"TorrentFreak"寫道:"海盜灣的證人被花束淹沒。"還有一堆留言寫道:"終於有老一代的人".我是老人家。.

"似乎了解我們在想什麼"這邊我也澄清我的觀點, 以一個作曲家的身份.我買第一間房子時,做了一首歌。我支持版權,但僅在於他是用來鼓勵創作--或是刺激經濟或是激勵創造。

版權不應該是一個巨大的控制工具--讓一些人濫用這些權利。一位參與海盜灣調查的警察--在調查結束後,就被影片公司僱用。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華納兄弟公司宣稱, 媒體所得到的資訊--關於利益衝突的部份都是亂猜測的。

但那警察得到那份工作後, 他就賣了公寓,買了棟房子。 (Håkan

Roswall,檢察官)我很失望,你不去調查他。你講的事,我完全沒有概念。你應該收集資料,送到警方那邊。我做了啊,但他們擱置這案子啊。

喔.那件事恕我無能為力。他那年的收入,高過他警察的薪水。他賺了十二萬。

這該死的訴訟,每天是越來越詭異。我想海盜灣又斷電了。-你為什麼用自動保險絲?

-他們連在電纜蓋子上。當自動保險絲斷了五次,你就要去換掉啊。我的筆記型電腦常搞壞, 所以我都沒時間把貼紙貼上去。

一台被我打翻杜松子酒弄壞, 另一台被我打翻啤酒弄壞。我還曾跌到一台上面,把螢幕給毀了。-這邊有

WIFI 嗎? -有啊,叫做

"Bambuser"-沒作用嗎?? -輸入.

Bambuser.-媽的咧! -不要再吵了。

.我有節制。我沒有整天都在上網啊。親愛的

Neij 先生:我們代表蘋果公司當媒體企業寄出版權聲明, 海盜灣就會在網站上公開回覆。第二十四頁

你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你轉發給 Gottfrid 及 Peter

寰宇家庭—「迪士尼美語世界」系一套能夠激發孩子潛在學習能力的教材,教材有DWE影片、歌曲、玩具、圖書課本等組成。對迪士尼美語評價如何?迪士尼美語有沒有效?迪士尼美語 評價

Sunde。你為什麼要轉發?我沒有。每一封有

DMCA 這個字的郵件- (DMCA 數位千禧年著作權法案)-都會自動轉發給

Gottfrid 及 Peter。我的過濾程式中,設了很多縮寫字。

-誰編寫那些縮寫字? -我寫的。-為什麼?

-因為我收到一堆垃圾郵件。你為什麼把一封--要求 "版權聲明"

郵件,當垃圾郵件處理?所謂垃圾郵件, 就是我沒有要求卻自己寄來的郵件。Fredrik

Neij 說,只要他收到了一封郵件--代表版權所有人的--就會轉發到你的電腦。對嗎?自從似乎沒人能做到,我們教他們的做法--那就是去聯絡上傳檔案的人--那些抱怨不是被忽視--不然就是收到各種說法的回覆。

為什麼寄給你?我文筆比較好,不像 Fredrik。但這些要求,沒有任何結果,卻只得到蔑視和嘲笑?

我已經說了上百遍,"聯絡上傳的人"-一百遍之後呢? -我們也失去耐性了。去幹你自己啦。

跟平常一樣有禮貌的 anakata 上2006年,警方突襲海盜灣PRQ

公司. (Gottfrid 和

Fredrik 的網站託管公司)-他提供網站託管嗎? -是的,剛成立不久。

檢方沒收的195個伺服器中--其中有11個屬於海盜灣,這是否屬實?11個或13個,我沒記得很清楚。這真是讓人無法接受。

這根本是非法正義。他們突襲一家跟海盜灣沒有關係的公司。只因為他的共同創辦人, 因為有趣而參與海盜灣。

感謝這次突襲,PRQ 得到了很多關注。每個人都知道, 我們絕對不會給警方任何資訊。

我們顧客的資料庫都加密。警方雖然拿走我們的伺服器, 但無法取得任何客戶的資料。在那次突襲後,海盜灣被迫關閉--你沒有剩餘的伺服器了,對嗎?

三天之後,海盜灣又重現江湖。 你是怎麼弄到伺服器的?我們跟荷蘭一家公司叫

NFOrce,租的伺服器。那是一家主機託管的公司。-那得到什麼迴響?

-全場歡呼鼓掌。很高興的宣佈,海盜灣又重現江湖了。 (2006年,突襲之後,海盜灣的示威遊行)當着你的面回來了。

荷里活!-Peter! -是的?

我馬上過去! (Per

Sundin 瑞典環球音樂總裁)你就是那樣對待我。 我收到你律師的信寫說:"瑞典法律無法保護你,美國法律會逮到你的。

"你雇私家偵探跟蹤我們。 我家外面就有兩個。-我不知道那些事。

-但你要為那負責。那可能是影片企業雇的。-不是,是音樂企業雇的。

-好吧。海盜灣對音樂及電影都沒興趣。海盜灣是一個各種檔案分佈點的通用媒介。

人們不該說海盜灣只會散佈非法電影跟音樂。那你的世界就太狹小的。 那是你的損失。

相對的,我們認為檔案分享是好事。然後我們可以來想辦法,讓藝術家賺到錢。-我們認為檔案分享是好事啊。

-是啦,但你們把每個人都告了。不,我們不想告每個人。我們只是要讓瑞典的人們知道, 要開始尊重版權法規。

就你所知,海盜灣的目的是什麼? (Carl Lundström,Fredrik

前僱主,本案第四個被告)我們從未討論過目的。是否跟改革法律有關, 或是關於--對一些美國人的憎恨。

我不知道他們的目的。但對 Fredrik 來說,就我所了解的

Fredrik--他的目的就是搞成一個大的網站。 全世界最大的網站。就我的觀點,

我喜歡搞成全世界最大網站的主意。-海盜灣的資金怎麼來的? -網站的資金怎麼來的?

網站上有廣告,可以從中賺錢。 (Tobias 海盜局一員)一個叫

Lundström 的人,有資助你們,是不是?是的。有一家叫

Rix Telecom 的公司資助我們。-他的目的是什麼?

-為他的公司做免費的廣告。Carl Lundström

是個有意思的人。他背後有很多右翼組織。Carl Lundström

明顯的有把錢給.回答這個問題! 他是否代表那些組織?

那真是困擾我--每個人都把我們當做右翼極端份子。那讓我很受傷又生氣。 我哥哥是一個被定罪的無政府主義者。

他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我們倆一直都在新納粹組織的暗殺名單當中。居然被人家指控說成立了新納粹組織, 感覺真是很奇怪。

真是很難過。我能做的,就是堅持我自己的政治理念。當你有了些影響力,且人們願意聽你說--你就該利用這些,去做些好事。何時你變成海盜灣的發言人?

哦,那不是一個正式的頭銜, 而是交付給我的功能。沒人要做這件事, 但對外溝通是很重要的事--海盜灣是在做件重要的事。

既然沒人要做,我就開始做了。這段期間,Peter Sunde 的角色是什麼?

我們有公開場合時,他就出席。因為我跟 Fredrik 都不適合光鮮亮麗的場合。

所以他跟經營那網站沒有關係。-或者設計那網站? -沒有。

-資助? -沒有。是

AIM。你告訴我說是 MSN。那有什麼差別?

他們是兩個不同的網絡程式。 就像 IRCnet

跟 EFnet 的差別。-拜託喔!

-這是現代藝術博物館.你太大聲了!

你搞得我頭痛。-我半聾,當然我會叫啊。 -你搞的我全聾了。

他想要散播他的痛苦。-你怎麼都聽不進任何事? -性愛,毒品跟企業!

性愛?我已經聽夠你的性愛故事了。一個廣告看版值多少錢?你又在問我這五年的總數了。

如果你是問特定的一天, 我也許可以舉些例子。但我沒辦法給你精確的數字。每週五百元,聽起來是否合理?

聽起來合理。 至少應該是在合理的範圍內。在合理的範圍,你說的喔。

是否有協議,要如何分配那些廣告收入?-我沒有概念。 -你沒有。

好吧。-我真他媽的累死了。 -你未來五年的生活都是這樣喔。

你是卡夫卡還是誰?感覺像重演 "The Trial"。

(審判,卡夫卡1925年的作品)我也許會像 Gregor Samsa

醒來一樣,不用去工作- (卡夫卡的作品"The Metamorphosis"變形記的主角)-因為我變成一隻甲蟲了。你何時要回柬埔寨?

-當這狗屎事件結束。 -噓,小聲點,這是秘密。對於這案件,你有什麼想法?

很高興要結束了。 明天就只剩半天。答辯結束後,

我們的工作就完成了。他們想要多少錢?他們要求損害賠償大約 兩千萬歐元。

但祝他們好運找到那麼多錢。 我可沒那麼多錢。如果他們知道整個辦公室,只是在

IRC 的聊天室- (Internet Relay

Chat,互聯網中繼聊天)-他們會不可置信。他們不會信, 因為他們都一直在問關於公司的事。當然,我們有試着整合,

但每次都失敗。我不認為他們能理解, 一個沒有首領的組織,這種概念。人們搞不清楚組織有多小。

我們只有聊天室的幾個人。在地方法院的最後一天我說過,每年獲利至少有十七萬元。

(檢方 Roswall 的結辯)而且那是最少的數目。Gottfrid

Svartholm Warg 說過--海盜灣每個廣告的價錢,是每週500元。從司法鑑定實驗室得到的報告--當時突襲的時間點上--共有64個不同的廣告。

粗略估計.500元乘以64--可算出每週是三萬二千元。這數目再乘以52週。

也就是一整年的週數--整年可以約有一百七十萬的收入。所以海盜灣根本不是理想主義者。那是單純的商業行為。看喔。

500乘以4,再乘以52。約十一萬元。最多是那樣了。

我們從來沒有拿到他講的那麼多錢。如果你算對廣告數目-4個而不是64個--你就會得到比較接近事實的數字。但他算錯那麼多。Roswall

的意思是64個不同的廣告, 同時出現在一頁只有四個廣告的地方?-對。

-見鬼了啊!他瘋了喔?他就在你後面。我們想要辦一個

Bambuser 的記者會。見鬼了,不!不!

不! 他們一直宣稱我們是有組織的。他們不知道那想法很好笑。

這是沒組織的犯罪。你說你們全部? 我想你們都會被定罪。

拍一張 Monique 的照片。

那是她的版權喔。-我要走了。 -再見。

你需要幫忙嗎?這是我僅可以給你的幫忙。-還真好心。

-我很好心的。我也還有我自己的靈魂。Fredrik 來了。

我們走吧。我們來算算我們賺了多少錢。

(網絡記者會實況)我們從指數函數開始。-你可以再加上乘以64。 -對。

至於 N,我們選擇一個隨機數目。在100到52000之間。

你用瑞典字寫程式碼嗎?現在開平方根,來看看 Monique 的靈魂值多少錢。

答案是?算式對嗎?拜託喔,不是π吧。他瘋了。

檢查一下他有沒有寫對。好吧,我承認你很行。那是我肌肉的記憶。

我不記得我用筆寫過那串數字。我必須模擬使用鍵盤中。4月17日早上11點,你要做什麼?

(宣判的時間)法庭外排隊?-早上11點,表示是當地(柬埔寨)下午五點。

-我也是在想同一件事。Gottfrid 你可以過來這邊坐嗎?我不要加入這該死的記者會。

我厭惡記者會。-講英文。

-我他媽的討厭攝影機。-去他媽的狗屎! -來這裏坐啦。

這是最後一次了。才不要。嗨,大家好。(Anna,影片部落客)

我和一些海盜灣的人在一起。花點時間,來問這些傢伙一些問題--然後看他們怎麼說。-我不知道我們這麼無聊。

-你才無聊。因為你沒參與,因為你不想在這邊啊。 拍他。

Anakata!(Gottfrid的別名)隔天,Gottfrid 回去柬埔寨。Fredrik

飛去老撾,回到女朋友身邊。2009年4月17日,地方法院判決日。今天法庭就會決定,在海盜灣幕後的人- (馬爾默,瑞典)-是否有版權侵權行為。

從11點開始, 網站 svt.se

有判決實況轉播。不,但是.當然,不過不用擔心。因為我自己都不擔心。

我晚點再跟你聊,再見。我爸比我還緊張。海盜灣訴訟的判決出爐了。

現在是11點了。四個被告都被判一年徒刑。罪名是"協助侵犯版權"。

-坐牢一年. -這真是亂來!開什麼玩笑。

放輕鬆,媽。 什麼事都不會發生。這訴訟將會耗五年的時間的。

放輕鬆。地方(District)法院被政治家所左右。

我們改叫他骰子(Dice)法院。冷靜點。現在我沒辦法再談了。

我要看記者會。好的,保重。地方法院宣佈海盜灣訴訟的判決。我們預估損害達到四百五十萬元。

(Tomas Norström,地方法院法官)去你媽的。

這判決之後,他可以在荷里活找到好差事了。那真是亂來!有史以來最熱門的架設。我現在沒有時間,我必須拒絕。

不,現在只有我在瑞典。 其他人不是在沙漠,就是在叢林。不,他們不會把我們送到任何監獄。

在瑞典的訴訟程序,他們不能..在我們無法再上訴之前,做任何處置的。-這次記者會要叫什麼名字?

-大笑會?搞笑會。如果這是一部電影,這就是英雄們-

(網絡記者會實況)-遇到了他們第一個問題的時候了。空手道小子一開始時,也是被霸凌,被打得很慘。我們現在正是被打得很慘的時候。感謝荷里活,告訴我們結尾時,好人都會獲勝。

他們總共要求約一億瑞典克朗賠償,對嗎?大概三千萬美金。他們也許能得到一億的賠償判決, 那不重要,因為.

我們付不起,且我們也不會付。這判決讓我很沮喪。 (Per

E Samuelson,Lundström的律師)對這判決,我們一定會上訴。我會盡我所能的去申訴。這判決的意義重大。

(Monique Wadsted,荷里活委任律師)這是很重要的,再次重申瑞典是一個法治國家。海盜灣訴訟案的法官,被指控有偏見。

(一週後)人們要求重審。昨晚我就知道,今天會有爆炸性的新聞。

(Peter Althin,Peter 的律師)海盜灣訴訟案的法官--是一個致力於版權問題組織中的一員。原告的律師中,有些就是那組織的人。

我知道後,感到很驚恐和震驚。-為什麼你沒在法庭上告知? -好問題,我是沒告知。

(Tomas Norström 地方法院法官)是的,我知道他怎麼想的。

"如果我的判決對我的朋友有利, 他們會很高興的。"真是荒謬。

我不知道法律制度這麼糟糕。-那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嗎? -那留給大家去決定。

André Rickardsson 前瑞典安全局幹員,資訊通訊技術專家。這是

Tomas ,那位法官。 他是地方法院法官。

他是瑞典版權協會的一員。全貌就是這樣。他是瑞典工業產權協會的董事會成員。這兩個組織有個交集點,就是

NIR。 (瑞典工業國際理事會)所有協助指控的律師:Peter Danowsky、Henrik

Pontén 及 Monique Wadsted。

他們都是同一組織的成員。所以這些人的世界看似很亂。但用圖表說明,就很清楚了。我不敢說,是否他有偏見--但事實是,他隱匿這項資訊--這讓他不適合擔任這案件的法官。

這判決是有問題的, 因為可能建立於偏見之上。Norström 法官被認定沒有利益衝突他們對地方法院的判決提出上訴李,Fredrik

的女朋友。-這是我的海盜版(嬰兒)。 -我有一隻寄生蟲。

永珍,老撾。Fredrik 跟李的婚禮-這是你嗎?

Fredrik? -是啊。-你的工作是什麼?

-資訊通訊技術。互聯網。依照我們的傳統,跟村子的規矩--這門親事,你必須要付聘金。

你想要付多少聘金?六千元?如果你跟她離婚,你必須給新娘兩倍的嫁妝。那是一萬兩千元,同意嗎?

請寫下你的名字,然後這邊簽名。你喜歡這樣嗎?好。-好吃!

好吃! -哈囉!如果不是因為要花一萬兩千元,

我就跟你離婚了。斯德哥爾摩,瑞典海盜灣總是遇到這樣的事。 混亂與欺騙。

上星期一, 來自斯德哥爾摩地方法院的判決--法官 Norström 是審判長。

要求提供海盜灣網絡的公司,Black Internet, 必須停掉線路--如果他們繼續提供海盜灣線路--他們將面臨每天七萬五千元的罰金。整個事情變得很糟。

他們搞法律的把戲, 我們就搞科技的把戲。就像用不同武器對打的持久戰。當我們知道海盜灣被關掉時--我們環顧四周,因為我們總是找得到備份方案。

然後我發現,海盜黨註冊了網絡服務供應公司。 (Pionen White

Mountain 資料中心)海盜黨致力於改革版權法規, 一個開放的互聯網--及自由存取的文化。我知道如果我們給海盜黨託管網站--意謂著若有人想關掉網站,

就得先把海盜黨給關掉。那意謂著要關掉歐盟中,代表瑞典的一個黨。這將會是最高層級的政治審查。

(海盜黨在海盜灣訴訟案後,在歐盟議會贏得兩席)若由海盜黨託管網站, 就可以得到政治庇護。也可以說,是得到外交豁免權。在幾天的臆測後,Rapport

台現在知道海盜黨--接管了維基解密的伺服器。海盜黨給予維基解密, 就像當初給予海盜灣一樣的對待。由政黨提供維基解密保護--也共享相同的網絡連結。

所以維基解密的每一個揭露訊息, 都由海盜灣釋出,因為這邊沒有審查制度。Gottfrid 很擅長科技技術跟加密--他策劃了很多重要的案子。

像讓維基解密出名的 "Collateral Murder"(附帶的謀殺)。"看看那些死了的混蛋"Julian

非常尊重 Gottfrid。 (蘇黎世,瑞士)我記得當

Gottfrid 說:"有個新客戶,維基解密。" (Daniel

Domscheit-Berg,前維基解密發言人)"他們需要幫忙,因為他們正受到攻擊。"我還記得,第一次碰面,是因為我們要付錢。 (2008-2010年,PRQ

託管維基解密)因為沒有一個人,那是個老問題.沒有一個人記得那愚蠢的用戶代碼是什麼。也沒人要在電話上講清楚。我記得在2008年,我飛到瑞典付錢,付現金。

Gottfrid 總是說他不要收維基解密的錢。我飛到那邊,付了一年多的錢。Julian

當時和我一起去, 他那時也飛到瑞典。我們安排和 Gottfrid

會面, 然後拿錢給他。那是我這輩子,遇到最怪的事情之一了。他來到旅館,有人在外面的車上等他。

他們有協議說 Gottfrid 會站在靠窗的地方。所以當他站在大廳。

留着長髮,看起來非常的.-怪異! 他媽的怪。

-而且他舉止也相當怪異。每30秒他就轉頭, 看車上的傢伙還在不在。

Julian 和我站在那邊,都想說--我們是不是該出去逛街或做別的事。不過我們還是問他, 是否要去樓上房間。

他就像這樣說:"不,不,我不能。" 他就一直轉頭看。從沒聽過這個。

給了現金之後,那傢伙就跳上車--他們就開走了,我們覺得好像是.嗯,好吧。那就是我們跟 PRQ

碰面的狀況。給 Peter Sunde

一個熱烈的歡迎。 (蘇黎世,瑞士,哥特利布愛都特維勒學院)第一個問題:你是破壞整個企業的殺手嗎?我很樂意接受那個頭銜,但我不能。

很抱歉。因為他們是自己搞死自己的。-目前你有一個法律的案件。

-只有一個嗎?我不知道有幾個,但等一會兒會有討論。你有一個新的主意:Flattr,來談談這個吧。

這主意來自我們在海盜灣的討論。曾有兩方的意見。 一方說,現在下載又沒有什麼問題。

另一方說,我們不從網絡去賺錢, 我們會活不下去,那會是個問題。-最終沒有結果。

-你可以簡單解釋一下,Flattr 的做法是什麼?你以一個使用者登入,你放些錢在一個帳戶。你自己決定每個月要捐多少錢。

然後你找到網頁上的 Flattr 按鈕。

看起來像是臉書的讚。如果你按了,我們就會記錄。月底的時候,我們會計算你按了幾個--然後我們把你的捐款,平均分配給那些網站。-錢會到哪裏去?

-就會到網站的主人那邊。這就是整個概念。2010年,斯德哥爾摩,瑞典。

海盜灣案件的上訴庭今天開始。今天再握一次手吧。 (Jonas

Nilsson,Fredrik 的律師)-這是個生病團隊,是嗎? -我衣服都濕透了。

租一台車,每週要400元。我買那台只花了600元。 而且我打算用六週。

-合法的吧? -當然啊,我甚至還有繳稅。我一點都不在意違規停車罰單-

反正我已經有七百萬的債務了。請開到上訴法院。-Gottfrid 會來嗎?

-我很懷疑。-除非他能傳送他自己過來。

-好吧。早上他寫說,他在柬埔寨住院, 因為感染了寄生蟲。所以,他幾乎不可能會出現。

-你們有其他的訴訟案件嗎? -民事案件。-罰款的案件。

-有多少件啊?意大利一件,荷蘭一件.丹麥一件,不過沒被傳喚,挪威也一件。

科威特,伊朗,還有嗎?你覺得最重要的是什麼?我認為最重要的是, 看我們的社會原貌。

而不是去定下規矩, 來讓大公司賺更多的錢。你覺得如何?還有八天要進行。

很無聊,我們只是在看錄影帶。你想為自己辯護,卻不被允許,對嗎?我認為新的法庭系統相當糟。你不能提出新證據。

我們根本不用來啊。他們只看舊的證據,來做裁定。嗨,感謝你的出席。

-你好嗎? -我病得很重。所以你他媽的故意跟我握手?

-他也生病了。 -你是什麼問題?我感冒而且眼睛感染。

昨晚整晚沒睡。我剛收到 Gottfrid

的媽媽的短訊。 (Ola Salomonsson,Gottfrid

的律師)她說他兒子還在柬埔寨。她說他病得很重。他以前也有些身體的問題。當你看到他時,腦袋先浮現的,

不會是健康的問題。-你現在從事什麼工作? -在處理網站的事。

-在柬埔寨還是泰國? -老撾。只要連上互聯網,在哪裏都可以處理。

檢察官 Roswall 指控被告蔑視法庭--因為判決出爐後,他們仍繼續營運網站。他重申要四個人都進牢裏關一年。

海盜黨 Pionen 的據點,隧道內有電腦。Pionen

White Mountains (白山) 那邊是類似蘋果炫耀風格的幌子。

隧道中的電腦, 只是從互聯網連到海盜灣的入口。真正的執行處,是在其他地方。真正的伺服器是藏起來的。

現在,我們正前往真正的山。這是張非常貴的桌子。-六核心?

-十二核心。四顆有十二核心的中央處理器。這邊。就是海盜灣。

就這樣而已。我們是艘很有效率的船。現在使用海盜灣的人都從哪裏來的?

我不知道。問海盜黨,線路是他們管的。從我們換過去後,他們也已經換了老闆。

一次還是兩次。我懷念在地方法院時,海盜黨對我們的支援。-有巴士跟一些東西。

-巴士是海盜局的。是海盜局的啊? 有喇叭、旗幟之類的東西。

似乎他們已經忘了我們。海盜的想法,是要捍衛自由的檔案分享- (Monique Wadsted,荷里活委任律師)-但再也行不通了。

那只是一個小的流行風潮。 我沒想到居然會存活到現在。-我不要這些。

-你不一定要簽名。但法律上,你已經收到了。那是什麼意思?

-我不能強迫你簽名。 -對,你不能。-但你已經收到了。

-你哪位?-我是送傳票的人員。

-我可以看一下你的證明文件嗎?可以讓我看一下最後四碼嗎?-你應該要戒煙了。

-我有煙味啊?這工作對我壓力也很大啊。-做這個感覺很差嗎?

-有點。-但他們付你很多薪水? -沒有。

-那你為什麼要做這工作? -這是我的工作。-你有小孩嗎?

-有。 -我懂了,但挑好一點的工作吧。

我有考慮過。-這是 Danowsky 給你的嗎?

-我不知道。-所以你不知文件是哪裏來的?

-荷蘭。-好吧。祝好運。

-謝謝。你也是。-他有一個好工作。

-我為他感到遺憾。 (Per E.

Samuelsson,Lundström 的律師)我不會。

他就像處理違規停車的女警一樣。你看了電視上的辯論嗎?一個年輕女孩說:"並不是年輕人想要犯罪。""他們只是有不同的消費模式。

""他們只是要用那種方式, 花費在電影和唱片罷了。""居然要追殺他們,真恐怖, 應該是市場本身需要調整吧。

"駭客空間(Hackspace),斯德哥爾摩,瑞典現實生活還是比上網要酷。那可能是這邊最激進的想法。冷戰過後,他們必須要找些敵人--不能殺的也行。

(Rasmus,海盜局一員)恐怖主義、盜版跟毒品。很明顯的,PRQ 有客戶--牽涉到恐怖主義、盜版跟毒品。那不能否認。

我認為有個客戶這三樣都有。你是說 Gottfrid Svartholm

Warg!他是個海盜,又是癮君子。而且當你跟他講話的時候, 你也會有點害怕。

你乾脆說他是塔利班份子算了。Fanny,Gottfrid 的朋友我剛從柬埔寨回來。

我在那邊待了一個月。我非常擔心 Gottfrid 的健康。

我不想說太多.他過去不會持續用某些東西。但他現在每天都用。

當他有最後期限。要去完成事情時, 他壓力就會很大。他就會濫用一堆藥物。

我沒辦法站在旁邊看着。我以前見過朋友受藥癮之苦。而那.要怎麼說呢?

非常痛苦。你不會想要看着朋友承受這些痛苦。反種族歧視示威遊行-我們現在要做什麼?

-粉碎種族主義!-何時?

-現在!-何時、何時、何時? -現在、現在、現在!

-我們現在要做什麼? -粉碎種族主義!Brokep

(Peter 的別名) 是個 他媽的素食左翼賤人屁股混蛋。

但他還是很有種, 因為他還在海盜灣,對嗎?-他接受各種訪問。

-他依舊是個賤人。他會去做那個,是因為賤貨意識本能。他應該從屁股看他自己, 把自己生活掌握在手中。

如果他喝了一杯或兩杯啤酒, 他就變成地球上最煩人的人。問題是,他每天都至少喝兩杯以上。你們在瑞典,是否跟右翼團體有關係。

Carl Lundström,共同被告之一--他以前是右翼極端份子。他創辦了一堆垃圾。

但最後--他娶了個猶太女生。 生了四個小孩。如果在10-20年前,

說他是極端右翼份子是對的。但現在,我不會這麼說了。如果 Carl

Lundström 算排外主義,那我也是。每次我被打或被搶,都是移民搞的。我不是指第七代芬蘭移民這種。

我是說那些骯髒該死的移民。我能說什麼咧。當他變那樣時,就是那麼蠢。他都不會好好想一下。

只會說他爸媽講過的話。他是個酒鬼種族歧視混蛋。-但我還是愛他。

-你知道嗎?在海盜灣訴訟案中, 所有的電子郵件都來自

Anakata (Gottfrid 別名)Anakata 不知道他媽的怎麼樣加密他的電腦!

我跟 Peter 都會把電子郵件加密。

但 Gottfrid 沒有!Gottfrid

是整個資訊通訊技術歷史上, 最愚蠢的人。是的,海盜灣的關係都很緊密!我手機快沒電了。

我很驚訝沒有記者跟攝影機。-是啊,今天是最後一天了。 -終於!

我可以回家了。-你可以扔了他們。 -反正你已經收到了。

這會上傳到 YouTube 嗎?-你可以扔了他們。

-那是你扔的。-你不能強迫我收那些。

-你已經收了。是你扔那些紙的。2010年11月,上訴法庭宣判前一天起來吧!我要睡覺。

永珍,老撾你好!(Sabaidee!老撾話)如果明天我無罪開釋, 我就要告他們,求償個幾百萬。

幾十億!至少!我們不能比他們求償的還少。

星期六我到瑞典。我在伺服器大廳, 幫忙新的維基解密計劃的伺服器。每個人都離開維基解密了,

只剩 Julian ,也許 Anakata

也算。因為他可能愛上了 Julian。幹!

轉彎要打方向燈啦,你他媽的咧!該死的!-你好嗎?

-很好。很高興再見到你。 一切都好吧?

Daniel,Fredrik 跟李的兒子這些人知道今天會發生什麼事嗎?-不知道。

-你太太也不知道?對。我不知道。對

Fredrik 來說很簡單。 他只要不回家就好。

你說什麼啊? 我根本就不想回去。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

我腦袋空空。我很猶豫。

但我無法接受被定罪。我可以去監獄服刑。 但沒犯罪為什麼要被關?

你沒理由要被關的。看看四週。 我何不在這裏待個五年?

不能因為你沒做的事,而被關啊。這就是所謂政治流放。我不要變成烈士。但我不認為我會被定罪。

敲.我們等著瞧。乾啦!2010年11月26日,宣判日啤酒!

你打算高興還是悲傷的喝醉?12分鐘後,告訴你行嗎?嗨!互聯網同步了。

我想那是好兆頭。不要又慢了!"如果海盜灣的創始者無罪開釋,

會是網絡自由的一大勝利。"看看我被感染的眼睛!"海盜 Gottfrid

Svartholm Warg 交付一張醫療證明。"Gottfrid

Svartholm "病了"。".刑期變短,但損害賠償提高了。

" 我們被判有罪。我們被判有罪了。

Domstol.se. 那個是垃圾。

拷貝那個連結。 下面那個連結!"上訴法庭認為被告罪證確鑿。

""Fredrik Neij 判刑十個月,Peter Sunde

八個月"--"Carl Lundström 四個月。"-Gottfrid

咧? -他沒在這案子裏面。對喔。

損害賠償從四百五十萬元, 提高到六百六十萬元。好吧.我們輸了。

他媽的白癡。我要打電話給我媽。嗨。

我只是要說, 他判我們較短的刑期了。但我們還是會上訴的。

從一年減為八個月。我只是打電話跟你講這個, 所以不要擔心。我還有59頁的東西要看。

好的,很好。保重。他媽的白癡。-網絡斷線了!

-該死的!對,網絡斷線了。去他的

Windows 爛貨!法律追訴期是五年。他們無法發出國際逮捕令。

我寧願坐在這裏手淫五年。你要在這邊手淫五年?一次弄五年啊?我會分次弄啦。

那代表互聯網被定罪。他們視網絡為犯罪的地方。 "那把網絡關掉啊"我們甚至沒上

BBC 或 CNN。

那惹惱我了!拜託!該死的!我想我們必須活在,

我們已不再重要的現實上了。-敬海盜灣! -何時網絡會恢復?

如果運氣好,也許兩個小時。2012年2月,最高法院駁回上訴。法院維持刑期及損害賠償六百六十萬元。Peter

在瑞典等著去服刑。Fredrik 待在老撾。他被國際刑警組織通緝。

Gottfrid 被柬埔寨警方逮捕,遣送回瑞典。他馬上被指控,涉及其他駭客相關的犯罪。各位先生女士,親愛的朋友們。

(歐盟議會,布魯塞爾,比利時)我們今天在這邊開會討論--在歐盟議會中,目前最熱的議題之一。感謝你們邀請我來。

願意邀請我來,真是非常勇敢。長期以來,我是版權企業的眼中釘、肉中刺。我是海盜灣的發言人之一。海盜灣是世界上,最大的點對點檔案分享系統。

比 Napster 全盛時期還要大十倍, 且仍不斷成長中。

請在網絡上分享本片

安妞哈誰唷! 你聽得懂韓式英文嗎?

哈囉我是阿滴哈囉我是滴妹今天我們要來挑戰 韓式英文好的滴妹 今天又來到了我們這個 文化交流的時間我們這個 international 的大平台除了英文之外 還有很多其他的語言那今天 再次的請到了 海外的來賓那這個海外的來賓 我覺得她的身世有...

 

老中青三代Youtuber一起出任務

誒 阿嘎找我來練團人勒叫我拿一個箱子幹嘛嘿 阿嘎來了喔 練團啦來花蓮練團 幹嘛跑那麼遠啦神經病喔 好山好水好好練呀誒 好好練是不是拿着箱子幹什麼 你以為我想拿我不知道剛剛有一個人跑過來拿一個箱子給我就說誒HowHow拿着好康的 很重趕快開很...

 

教你一個讓英文聽起來活潑又自然的小訣竅

哈囉我是阿滴今天要教你一個讓英文聽起來活潑又自然的小訣竅其實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這個訣竅對我而言有 特別的意義簡單來說今天的主題就是阿滴英文這個頻道 有史以來第一部影片的主題也就是這邊先 拜託大家 不要去 看那支影片對 就是真的做得很爛超尷尬...

 

發表於2020.11.30
留言(0)
博客名稱 :
besaid
網誌名稱:
besaid's blog
使用天數:513
性別:
電郵:caixukunchishi@outlook.com
按月份瀏覽
    2021
  • 一月
    2020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數碼科技
  • 台灣館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