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08.2016

青年節的一支煙

生活品味(本地)   藝文創作  

睡得很沉MFGM 乳脂球膜,醒來已近中午。拉開朝東的窗簾,陽光已斜到南面去了。  

  客廳魚缸裏的羅漢、鸚鵡沒有說話,是好是壞,它們還美著,美得驚動了冰箱。我想我該弄點吃的給它們,也給自己。赤身走進廚房,滿地的瓷盤渣,大塊的小塊的,尖銳地破碎,割人的眼睛。灶台上堆著洗了一半的碗筷。  

  生活在日常中行進著,又停頓了,並且發生爭吵。  

  是昨晚,是一支煙惹的禍。  

  那支煙偷偷摸摸叼在我的嘴上,我戰戰兢兢躲在書房裏,剛抽了三口,一張美女的臉從廚房伸了過來。夜幕嘩啦一下,黑了。那支煙慌不擇路,一頭紮進花盆裏。  

  “我叫你抽,我叫你抽!”  

  “太無恥了!說好了的,讓我怎麼相信你!”  

  “你從三月份戒到現在,戒到現在,多少次了!說,孩子要不要了?” 

  我無話可說。孩子當然要,不要再過幾年就該直接做爺爺了!紙煙也應該抽幾口,你不知道戒煙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兒,一天不抽,嗓子裏像要長出手來,抓呀,抓呀,想從空氣裏抓出尼古丁來。  

  廚房狼藉,束手無策。本想打掃一下滿地的碎瓷片,轉念一想每次吵架都是你砸乳鐵蛋白東西,我來善後,這次就不助長你這個毛病了。於是返身出來,氣昂昂進了衛生間。娘親哎,衛生間一股醋酸味,那個裝滿山西老醋的塑膠桶斜著梗在馬桶裏,一點一點地冒氣。  

  將醋桶拿出,受了醋酸感染,氣不打一處來。我三步並作兩步越過客廳,拉開小臥室的門,要來個暴風驟雨。  

  門開了,得兒鏘,掩映的被窩裏,玉體半陳,雙目微醺。時光突然慢了。窗外一陣鞭炮響起。我興師的氣焰,在0.01秒內,變成一句小心翼翼的問詢: 

  “中午飯咋吃?”  

  她向裏側了一下身子,繼續睡。我又說:“該起床啦,中午飯吃啥?”  

  一聲堅決的、毫不客氣的短調響起:“你吃你的飯,跟我無關!”  

  我愣在那裏,感覺周圍的氣溫下降了300度。  

  那麼,我就吃我的飯,跟你無關。下樓,走到交大對面,一碗牛肉麵吃上,碗裏的雞蛋像個巨大的白眼。  

  街上,太陽白花花的,熙熙攘攘。我來回溜了兩趟,終覺無處可去,於是又上樓。  

  想想昨天下午還在一起手挽手轉商場逛街,買了五個工藝品狗狗,高興得哼哼哈哈。一支煙的工夫,氣氛全變了。這是我的罪過。生活有時候像影視劇一樣,劇情多變。不同的是,影視劇是要往下演,生活卻要往下活啊。  

  進了家門,進了臥室,美人仍在酣睡。我藉故在她身邊躺下,想說幾句親熱的話,再套個近乎。沒想到這次她不吃這一套。我剛挨床,她就起身,撩著衣服下地出去了。  

  我把自己躺在床上,聽一個女人上廁所、洗漱、換衣服,越聽越迷迷糊糊,後來隱約是打電話的聲音,賭氣出門的聲音,關門的聲音。我毫無作為,我竟然睡著了。  

  我還做了一些亂七八糟的夢,夢見一群人在某個地方花花綠綠地跳怪舞,有MFGM 乳脂球膜我認識的人,人堆裏閃爍進出,轉過身一個個為我亮牌。  

  醒來,已是下午四點多鐘。房子空空,空空的孤獨。我不知該幹點什麼,不知和誰聯繫。機械地喂了喂魚,給蘭草灑了點水。看看窗外,遠山暗淡,樓群嘈雜。於是打開電腦,上網。看到一個朋友空間裏的說說:“今天是五四青年節啊!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早起的我有點小惆悵,五四節還屬於我們70後嗎?”  

  哦,五四節,我在黃昏才記起來的五四節!天空中飛來新青年的聲音。我曾經也那麼五四,熱血,激憤。為此少諳世故,為此付出過不大不小的代價。現在,那曾經穿透皮膚的聲音,遙遠了,世俗了,恍若隔世。  

  燃起一支煙,看著一地的瓷片,漸漸變成一地的雞毛。

發表於2016.8.08
留言(0)
博客名稱 :
生活在於信仰
網誌名稱:
chencailg11's blog
使用天數:363
電郵:chencailg@yahoo.com
按月份瀏覽
    2017
  • 一月
  • 二月
    2016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親子育兒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