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08.2017

学校体育场馆开放少:中小学顾虑安全 高校供需矛盾突出

親子育兒(學習)   生活品味   文化政經  

今年2月,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半年过去了,学校体育场馆对外开放进行得如何,实践中暴露了哪些需要解决的问题。

学校体育场馆开放少:中小学顾虑安全 高校供需矛盾突出

篮球爱好者在北京科技大学体育馆打篮球。

 

暑假过半,已经立秋,户外锻炼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家住北京市安化楼社区的林女士每周都会抽出两个晚上去北京市汇文中学打羽毛球,看着学校空荡荡的操场她总觉得可惜:“如果学校操场能开放,平时周围小区的居民就不用沿着马路散步了HKUE 酒店。”

 

林女士的惋惜并非个例,操场野草纵横、孩子无处锻炼、居民望而兴叹的暑期也不罕见。今年2月,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半年过去了,学校体育场馆对外开放进行得如何,实践中暴露了哪些需要解决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1、校园安全是中小学的主要顾虑

 

篮球场寒暑假、法定节假日9:00至16:00开放。按照“首都之窗”学校体育设施对外开放查询的指示,记者找到了北京市体育馆路小学。“从来没有开放过,因为学校的安全是第一位的,除非是共建单位办活动,别的我们都不接待。”校办负责人说。

 

《意见》指出,学校室外场地设施,如操场、球场、田径场跑道等要先行开放。但记者发现,操场开放的难度并不亚于室内场馆。北京市汇文中学副校长付树平告诉记者,选择不开放操场是出于安全管理的考量。“中小学操场面积大,校外人员进入后,很难和学生分开。另外,像踢足球、打篮球的人,一旦发生争端,学校也很难抽出人手去解决。室内的羽毛球馆、游泳馆场地固定,管理难度比较低。”

 

如何确保学生的安全呢?在北京市前门小学,记者看到,一道铁丝网将教学区与操场隔开,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而北京市一七一中学的做法则是为校外的锻炼人群单独开辟一个小门。“每天晚上六点半以后,学校大楼的东侧就封闭了,西门开辟一个专用通道。下班之后,西侧的电梯只能通到八楼的体育馆和负三层的游泳池,楼道全部锁上,这样,相对实现了校外人员的隔离。”一七一中学副校长罗红燕说。

 

罗红燕也坦言,学校体育场馆对外开放并非说开就开得起来,需要一整套的制度设计和安全措施。“之前有媒体说我们附属的青年湖校区不开放,但开放是需要一定场地条件的,尤其是小学生,在没有防范措施的情况下,还是不建议开放。”

 

2、运营模式是关键,费用问题是保障

 

广州市对学校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采取政府指导价予以限定,羽毛球场地50元一个小时,乒乓球15元一个小时。《意见》援引《全民健身条例》规定,学校可以根据维持设施运营的需要向使用体育设施的开放人群收取必要的费用。那么,收费多大程度能够激励校园场馆对外开放呢?

 

北京科技大学体育馆主任邹华东表示,目前学校体育场馆开放收费一般考虑开放成本和市场价格两个方面的因素。从成本看,水电暖开销的影响不是很大,管理人员经费和设备场馆的维修使用是额外支出的大头。“开放后,我们需要前台、保洁员、管理员、救生员两班倒。器材修护费用需要增加一倍。以塑胶场地为例,只满足教学需求,塑胶场地大概能用8到10年,但开放后我们的场地在第5年就重新换了塑胶。”

 

据了解,自对外开放后,一七一中学就成立了一七一体育俱乐部,将场馆的运营从学校剥离出来。该俱乐部雇用了十几名工作人员负责场地的日常维护,学校不再承担。“学校教育经费总额包干,聘不了那么多专职人员,我们主要是聘用兼职的退休、下岗人员。”俱乐部主任李刚表示,每年开放的成本在120万元到130万元之间,70%用于外聘职工,30%花在维护维修。“通过晚上承接校外锻炼需求,周六周日租给篮球、乒乓球培训,每年能做到略有点结余。”

 

“按照现有的收费标准,单靠零散客源是很难维持收支平衡的。有20多家公司、事业单位在北科大体育馆有长期包场。”邹华东说,“我们利用寒暑假承办一些对外的活动,比如公司庆典、年会。一个元旦假期,9到10场活动下来,差不多有40万元营收。此外,我们还承接社会上一些乒乓球俱乐部的培训场地,多种运营情况下,我们能够维持体育馆运营还能上缴100万元左右的盈余HKUE 酒店。”

 

3、分类施策,需更有力政策配套

 

“办公经费不能投入,公益性的学校又不能营利,还要承担责任,这也是中小学体育场馆对外开放的客观困难。”付树平分析。

 

而据记者了解,早在2007年,北京市就已经每年拨付500万元彩票公益金奖励开放学校。但有校长表示,三五万元的奖励只是荣誉性的,解决不了实际运营开销。记者查阅获悉,2017年中央财政下达资金9.3亿元补助体育部门所属的1257个公共体育场馆向社会免费或低收费开放,平均每个场馆受助达70余万元。

 

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结果显示,教育系统管理的体育场地有66.05万个,占总量的38.98%。其中,中小学有58.49万个。“学校场馆设计时不是为了对外,开放要进行改造。所以也要考虑实际,一开始政府要有一定资金支持和投入,对于学校担心的安全、管理问题,要有顶层设计。”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督学、学校体育场馆研究中心首席顾问王立生说。

 

而在大学,师生需求与社会需求的矛盾比较突出。一位不愿具名的大学体育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学校体育资源本来就很紧张,满足学生和教职工的锻炼就已经饱和。虽然开放场馆能带来收入,但现在大学并不缺这个钱,每年场馆运营经费有三四百万元,足够了,而且这笔经费是用于教育教学的。”

 

“对校外开放的晚间时段确实场地紧张,一般要提前三天预约才能约上,为此也有很多老师、学生反映。所以我们开放了中午时段和下午下课后的时间用于校内人员锻炼。”邹华东印证了这个情况。

 

王立生认为,要兼顾好教育教学和服务社会的关系。“应当根据各地不同层次、类型的场馆实际,从盘活国有资产的角度,探索运营和管理方式,给予相应政策配套,把好事做好HKUE 酒店。”

發表於2017.8.09
留言(0)
博客名稱 :
魚蛋撈面的博客
網誌名稱:
eieili's blog
使用天數:160
電郵:kele15kuai@gmail.com
按月份瀏覽
    2017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文化政經
  • 其他
  • 財經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