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06.2018

流浪

電影戲劇   戀愛心情   台灣館  

看見了嗎,小巷尾有一個流浪漢帶著一條狗。路過的你們,不要用鄙視或者同情的眼光看我,我有狗,你有什麽?

在我14歲的時候,我就經常幻想過流浪通渠佬。我想這是一種藝術行為吧,會是的嗎?隱隱約約的記得在被父母罵或者同學笑話的時候,我隻想流浪... 後來明白了這樣子的流浪不是藝術,隻是逃避和軟弱,很慶幸我並沒有流浪成功。但我還是有著一顆流浪的心。

流浪需要準備什麽嗎,錢?路線?交代?為什麽有計劃旅遊的感覺!?可能流浪隻需要一顆勇敢的心就可以了。

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看著臟兮兮、破衣破褲的另一個我,你們為什麽要掩嘴就跑!?是怕我牽的這條老狗嗎?不要怕,我們都是老人老狗,沒有什麽在怕的,我們不討錢,不討吃的,隻是想問一下金鐘通渠,我和我的狗算藝術行為了嗎?我想,是的,我們就是。

在秋天太陽的輝耀下,我走到了一片一望無際的沙漠。是的,我想我戀愛了,我愛上了這片狂風鬼舞,黃褐色的大地,我隻想擁抱著光禿禿的樹根,融化在這片沙漠裏。此時此刻我無法高歌、無法言語、無法不放下靈魂上的罪惡;我深深的呼吸,輕輕的吐氣,閉上眼睛,張開我的雙手,仿佛我就是沙漠裏的一粒沙子,滿足又充盈的感覺。 突然一陣微風吹過,天色黑了下來,溫度也下到了1度。我懵了。這麽快我就要嘗試失戀了嗎?越來越冷了,已經來到了0度,我哆哆嗦嗦的捂著心口。我知道我心裏還有著1度的希望...天亮了,隻有我和我的狗依偎在一起,而它再也不能和我一起走向遠方了...

冬天來了,我遙看著遙不可及的北方天峰,那裏有我向往的白雪,有我喜歡的純潔白色,聽說那裏有天蓮開花的聲音和醉人的香味。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隻知道一路向北...走著走著,身邊的草綠了;走著走著,身邊的花開了;走著走著,身邊的樹葉黃了。突然天空飄過了鵝毛般的大雪,輕輕的落在了我的肩膀,我知道我已經走了一個輪回,卻還沒有到達我的天峰。我輕輕的嘆了口氣,吹落了手心的絨雪脫毛優惠

“叔叔,叔叔”,你要和我們玩嗎?身邊傳來稚嫩的聲音。

“好啊,好啊”,我看著兩個3歲左右的龍鳳胎連忙答應著。

“叔叔,叔叔”,我們堆雪人好嗎?小男孩說。

“叔叔,叔叔”,我們去看荷花好嗎?小女孩說。

“堆雪人”,“看荷花”, “堆雪人”,“看荷花”,我看著兩個小家夥奶聲奶氣的在“爭論”。我突然想起了天峰的天蓮開花的聲音和香味。

“叔叔,叔叔”我們先看荷花,再堆雪人好不好?

這是一個梯田底的水池,田埂周圍的草已經黃了,荷葉已經枯萎黃色,七零八落的還有幾朵快敗落的荷花還挺立水中。雪,一片一片的落在花朵上,一層一層的白色堆積。我輕輕的呼吸著,閉著眼睛。這一刻我想起了沙漠時戀愛的感覺。

“叔叔,叔叔”,我們想要荷花。

我彎下腰,正想和龍鳳胎說話時,遠處傳來了:

“大娃,二妹”回家吃飯啦!

“叔叔”,再見...

我微笑的看著他們回去的背影,聞著微微沁人心扉的荷香,我決定堆2個小雪人在這旁邊。

天空秀秀悠悠的雪,輕輕的飛舞著,回頭看著兩個微笑的小雪人,我慢慢的走向了遠方......

發表於2018.6.06
留言(0)
博客名稱 :
美人輕輕
網誌名稱:
evertheles's blog
使用天數:398
性別:
電郵:traditionaly@yahoo.com.hk
按月份瀏覽
    2018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2017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寵物日誌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其他
  • 台灣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