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12.2018

「燒山火」、「透天涼」針刺手法中的思維及應用探究

其他  

 

 

燒山火

燒山火手法,是較常應用的複式手法。由徐疾、提插、九六、捻轉、呼吸、開闔等法組合而成。《素問‧針解》篇說:「刺虛則實之者,針下熱也,氣實乃熱也」。金‧竇漢卿《針經指南》載有取熱感的針法。《標幽賦》則以「推內進搓,隨濟左而補暖」為熱補手法的要點。明‧徐鳳《針灸大全》所載《金針賦》始列「燒山火」之名,并述其操作方法與主治範圍。因其敘述尚不夠詳細,後世醫家各執一端。根據《金針賦》燒山火應分三部(天、人、地)進行操作,每部緊按慢提,同時配合捻轉補法,待針下熱至後出針,并急按針孔。明‧汪機指出燒山火「令天氣入,地氣出」。這裡,所謂天氣即是陽氣,地氣指體內寒氣而言。楊繼洲認為「夫實者,氣入也…以陽生於外,故入。」說明要達到陽氣入內,充滿腠理的目的,就需從陽(外)引陰(內),將天部所生的陽氣逐層引入地部,則陽勝于陰,而陽氣自回,熱感自生。對於各家理論,宜綜合分析,不必拘泥。

﹝操作方法﹞

令患者自然口呼鼻吸,然後:1、隨其呼氣,用單指押手法將針進至天部(腧穴深度的上1/3處);2、緊按慢提9次,按針時以右手拇指向前捻轉,以催其氣至(如針下沉緊,則輕提1~2分,輕微回轉以解除滯針);3、進至人部(腧穴深度的中1/3處),施術方法同天部;4、再進針至地部(腧穴深度的下1/3處),施術方法同天部,如針感強者即有熱感;5、得熱感後可將針由地部一次提到天部,稍停針隨其吸氣緩慢把針拔出,左手急按針孔。從天部、人部、地部分層進針,再從地部一次提針至天部的全過程,稱為1度。倘無熱生,可將針從地部提至天部,繼續按上述方法施術,至熱感產生。

﹝臨床應用﹞

本法一般用於沉寒痼冷,命門火衰,臟腑經絡元氣不足之證。如中風脫症、癱瘓麻痹,寒濕痹症,四肢厥冷,腹中寒痛,陽萎偏墜,五更泄瀉等,亦可用於外感風寒。

﹝注意事項﹞

一、一般用於肌肉豐厚的穴位,四肢末梢和頭部穴位不宜使用。

二、刺激強度應根據病人針感反應的耐受程度來決定。

三、如在天部或人部操作時,病人皮膚發熱或出汗,或針穴附近,甚至全身有熱感時,即不必繼續操作。

四、施術應適可而止,不可強求熱感。一般而言,三度操作即可停止,如無熱感則宜留針10~15分鐘,往往可出現熱感,提高療效。

五、每次操作刺激量較大,操作時間不宜太長。

六、病人注意力應集中,細心體會針感,但醫者不宜予以暗示。

七、施術必須在得氣的基礎上進行,否則不易成功。

八、切實掌握進針、退針的層次和提插的幅度,要求層次分明,提插均勻,必須分清緊慢,不能模糊。

九、手法熟練者,可不利用呼吸和九數操作,僅以提插為主,只有在針感不明顯,或不得氣時,才配合捻轉等法。

十、熱感往往在酸脹感的基礎上產生。出現部位因人而異,或先在施術處產生,以後擴散到全身;或先出現在施術腧穴的肢端,而後沿經延至全身;或先出現于對側,逐漸波及另一側。

透天涼

透天涼手法,是較常用的複式手法,由徐疾、提插、捻轉、呼吸、九六、開闔等法組合而成。《素問‧針解》篇說:「滿而瀉之者,針下寒也,氣虛乃寒也」。金‧竇漢卿《針經指南》有取涼感的針法。《標幽賦》則有「動退空歇,迎奪右而瀉涼」關於涼瀉手法的論述。明‧徐鳳《針灸大全》所載《金針賦》首先提出「透天涼」的名稱,與燒山火手法并列對待。其基本要點是「先深後淺」,「慢按緊提」,行六陰之數,以及配合呼吸動作。根據《金針賦》透天涼手法理解,也是分三部(天、人、地)進行操作,每部緊提慢按,同時配合捻轉瀉法,待針下涼至後出針,出針時搖大針孔,出針後不按穴。明‧汪機指出透天涼「令地氣入,天氣出,熱可退矣。」這裡,天氣應指陽熱,地氣或指體內涼感而言。楊繼洲認為「虛者,氣也…陰生於內,故出。」說明要達到陰氣隆至,必須在陽邪已退之後,陰勝于陽,才能達到目的。因此,必須從陰(內)引陽(外),將亢盛的陽熱之氣,由地部逐層引導至天部而宣泄去之,而後則所謂「倒陰」,寒涼之感自生,陽熱之邪盡退。

﹝操作方法﹞

令患者自然鼻呼口吸,然後:1、隨其吸氣,用舒張押手法;2、不捻轉緩慢地將針插進至地部,在該部緊提慢按6次,提針時以右手拇指向後捻針;3、候針下氣至沉緊時,則將針急提到人部依前法施術,連續緊提慢按6次,以保其涼感產生;4、最後將針提到天部,仍依前法施術。如此分三部操作,每部緊提慢按,并配以向右捻針,可有涼感。5、出現涼感後即可由天部隨呼氣急速出針,搖大其孔,不閉針孔。如涼感不至或不明顯者,可依法繼續施行。

﹝臨床應用﹞

本法多用於邪熱熾盛,相火上炎,臟腑經絡氣火有餘之證。如中風閉證、暑熱病、高熱、癲狂等。

﹝注意事項﹞

一、透天涼手法適宜于肌肉豐厚的穴位,四肢末梢和頭部穴位不宜使用。

二、操作時刺激量應較輕,操作時間可適當延長。

三、涼感較難以產生,不宜強求,在操作3度後仍未有涼感時,可留針10~15分鐘。

四、施術必須在得氣基礎上進行,否則不易成功。

其他注意事項與燒山火相同或可類推,茲不複述。

 

針灸手法 : 補瀉燒山火透天涼

針刺補瀉,是根據《靈樞· 經脈》中“盛則瀉之,虛則補之”的治療原則而確立的兩種不同的針刺方法。

補法是指能鼓舞人體正氣,使低下的功能恢復旺盛的方法。 

瀉法是指能疏瀉病邪,使亢奮的功能恢復正常的方法。

針刺補瀉的效果主要與疾病的性質、患者的體質及腧穴的特性有關,更與針刺手法有關。

1 機能狀態

針刺對人體在病理情況下不同的機能狀態,具有一定的雙向性調整作用,如機能低下而呈虛證時,針刺可以起到補虛的作用;若機體邪盛而表現為實證時,針刺可以瀉實。

2 腧穴特徵

許多腧穴有一定的特異性。有的能夠補虛,如足三里、氣海、關元、膏肓俞等穴;有的可以瀉實,如十宣、少商、曲澤等。 

3 補瀉手法

針刺手法是產生補瀉作用,促使機體內在因素轉化的主要手段。我國古代針灸醫家在長期的醫療實踐中,總結和創造了很多針刺補瀉手法。 

臨床常用補瀉手法

臨床常用的幾種基本單式補瀉手法如下。 

疾徐補瀉

進針慢、退針快,少捻轉為補;進針快、退針慢,多捻轉為瀉。

呼吸補瀉

呼氣時進針,吸氣時退針為補;吸氣時進針,呼氣時退針為瀉。 

開合補瀉

出針後迅速按壓針孔為補;出針時搖大針孔為瀉。

提插補瀉

先淺後深,重插輕提,提插幅度小,頻率慢為補;先深後淺,輕插重提,提插幅度大,頻率快為瀉。 

迎隨補瀉

針尖隨著經脈循行的方向,順經斜刺為補; 針尖迎著經脈循行的方向,迎經斜刺為瀉。

捻轉補瀉

左轉時角度小,用力輕為補;右轉時角度大,用力重為瀉。 

另外,還有很多複雜的複式手法,臨床上常用的有燒山火和透天涼兩種。 

燒山火 

燒山火因可使病人局部或全身出現溫熱感而得名,適用於治療麻冷頑痺等寒證。

操作方法是:

1. 將穴位縱向分為天(上1/3)、地(下1/3)、人三部(中1/3)。 

2. 將針刺入天部,得氣後行捻轉補法。

3. 再將針刺入人部,得氣後行捻轉補法。 

4. 然後再將針刺入地部,得氣後行捻轉補法,即慢慢地將針提到天部。

5. 如此反复操作三次,即將針按至地部留針。

透天涼 

透天涼因可以使病人在局部或全身出現寒涼感而得名,適用於熱證。 

操作方法是: 

1. 將針刺入應刺深度的地部(下1/3),得氣後行捻轉瀉法。 

2. 然後再將針緊提至人部(中1/3),得氣後行捻轉瀉法。

3. 然後再將針緊提至天部(上1/3),得氣後行捻轉瀉法,將針緩慢地按至地部。 

4. 如此反復三次,將針緊提至天部即可留針。  

此外,臨床上對於虛實不明顯的病症一般採用平補平瀉的方法。本法介於補法和瀉法之間,操作時應均勻地提插、捻轉,力量速度中等,以得氣為度,然後用中等速度出針。 

 

 

“燒山火”、“透天涼”針法之我見【中醫針推外治版】

“燒山火”、“透天涼”針法最早的記載始於《黃帝內經》。在《內經》(素問·針解篇第五十四)曰:“岐伯對曰:刺虛則實之者,針下熱也,氣實乃熱也。滿而洩之者,針下寒也,氣虛乃寒也。”   

  徐風的《金針賦》又提出了一整套的複式補瀉手法,並對“燒山火”和“透天涼”做了系統的論述:“燒山火,治頑麻冷痺[醫學教育網整理髮布]。先淺後深,用九陽而三進三退,慢提緊按,熱至緊閉插針,除寒之有準”。“透天涼,治肌熱骨蒸。先深後淺,用六陰而三出三入,緊提慢按,徐徐舉針,退熱之可憑”。

  (明·楊繼洲)的《針灸大成》記載:“燒山火,能除寒,三進一退熱湧湧,鼻吸氣一口,呵五口”。“凡用針之時,須拈運入五分之中,行九陽之數,其一寸者,即先淺後深也。若得氣,便行運針之道。運者男左女右,漸漸運入一寸之內,三出三入,慢提緊按,若覺針頭沉緊,其針插之時,熱氣復生,冷氣自除;未效,依前再施也”。“透天涼,能除熱,三退一進冷冰冰,口吸氣一口,鼻出五口”。“凡用針時,進一寸內,行六陰之數,其五分者,即先深後淺也。若得氣,便退而伸之,退至五分之中,三入三出,緊提慢按,覺針頭沉緊,徐徐舉之,則涼氣自生,熱病自除;如不效,依前法再施”。書中還非常形像地以詩的形式表達:“四肢似水最難禁,憎寒不住便來臨,醫師運起燒山火,患人時下得安寧”。“一身渾似火來燒,不住之時熱上潮,若能加入清涼法,須臾熱毒自然消”。醫學教育網

  我曾先後向二個民間老中醫學了“燒山火”和“透天涼”針法,二位老師的方法雖有小小的差異,但基本的操作手法是一致的。這裡根據我自己的臨床經驗和對自身的反複試針的結果,談談對這一針法的一些想法

一、絕大多數人並沒有真正了解和掌握這一針法的要訣

  幾乎所有學過一些針灸的人都說知道或稱自己會運用“燒山火”和“透天涼”這一手法,但據筆者的了解和觀察,其中絕大多數人並沒有真正了解和掌握這一針法。因而出現了有人甚至否定這一針法在臨床上有著特殊的作用。有些醫生雖也運用這一針法,但對施術後病人是否自覺針下有熱感(燒山火)或涼感(透天涼)心中並無把握。

二、這一手法的要訣是大道至簡

有些醫生在初使用這一手法時,雖也採用“三進一退”(燒山火)或“三退一進”(透天涼),但卻“強度捻轉進針或退針”,這種操作手法是不可取的。筆者在與一些針灸師交流時也發現了這一問題,包括一些有多年臨床經驗的針灸師,在剛開始使用“燒山火”和“透天涼”針法時,如想當然地(有些書上也是這麼寫的)用“強度捻轉進針或退針”,幾乎是不可能成功地達到理想的效果。你自己想一想,病人所要感覺的是“針下有熱感”或“針下有涼感”,你卻讓他(她)“酸、麻、脹、痛”一起到,他還能感覺到什麼“熱感”和“涼感”嗎?顯然是不太可能的!這一手法的要訣就是“提插”。只需最簡單的“上下提插”即可。至於你已十分熟練地掌握了這一手法,尤其是手腕的協調性、連續性和頻率的掌握已恰到好處時,採用“適度捻轉進針或退針”是可以的,而且患者會更快感覺到“熱感”或“涼感”,這就好像是用“空間換時間”。對剛使用“燒山火”和“透天涼”的人來說,一定要用“提插”手法,否則,就算你這次做成了,也不知下一次能否還成。醫學教育網

三、這一手法的關鍵是由量變引起質變

  “燒山火”是指施術後患者自覺針下有熱感,此法常用於治療寒證。它將穴位分天、人、地三部分進行操作。方法是進針後淺層為天部,插時用力要重,提時用力要輕,故稱重按輕提(或曰慢提緊按,前為動作,後為時間的表述)。重複上述操作,直至病人有熱感。這裡必須要指出的是,對於初使用這一針法的醫師來說,你整個提插的時間要15分鐘左右才能讓患者產生熱感。至於你已十分熟練地掌握了這一手法後,則5分鐘以內也能讓患者產生熱感,這是後話。

“透天涼”的具體操作手法與“燒山火”正好相反。

切記,對初使用這一針法的醫師來說,一定要達到15分鐘左右的操作時間,這也就是我所強調的“由量變引起質變”的過程。[醫學教育網整理髮布] 

四、這一手法的操作要領是手腕的協調性

在運用“燒山火”、“透天涼”手法時,手腕的協調性是很重要的。這不僅僅決定了你能否做成這一手法,還會影響你的運針時間及療效。醫師需經常練習,以保證操作的連續性和對頻率的把握。

五、了解和掌握差異性

不同的患者,不同的穴位,醫師當時的狀態等因素,都是必須要考慮的問題。

六、有關“氣至病所”的問題

我們使用“燒山火”和“透天涼”針法不是為了表演,而是為了給患者治病。這裡也就涉及到了有關“氣至病所”的問題。根據我的臨床經驗和對自身的多次反複試針,有如下的體會:

  1)絕大多數患者都會有明顯的“針下有熱感”或“針下有涼感”;

  2)對一部分患者行“燒山火”時,患者的頭部、背部和四肢有熱感,並微微伴有汗意(個別的四肢無熱反應);

  3)有些患者有“氣至病所”的感覺。如曾有一個胃寒患者,我在其足三里行“燒山火”手法,約十分鐘,病人訴胃部有熱感,自覺舒服很多。  

至於為何會產生“氣至病所”的效果,我個人認為有以下的幾種可能:

  a)通過針刺特定穴位後,沿經絡達其病所;

  b)通過針刺特定穴位後,引起病所處的共振效應;

  c)以上二者兼而有之。

我在具體施針時,根據患者的病情及所選的穴位,手腕的運針頻率有所不同,感到效果很不錯(這裡就不展開了)。另外,在右手運針前、中、後三個階段,左手不應閒著,這樣會更有利於達到“氣至病所”的效果。

此外,我想說明的是,行“燒山火”和“透天涼”針法時,患者不會感到難以忍受的,相反,他(她)會感到很舒服。

順便說一下,臨床上常常有把“燒山火”和“透天涼”組合使用的,如對某些寒症重感冒,可先“燒山火”,再“透天涼”,其道理,我想大家應能理解。

解密失傳的針灸絕學 : 燒山火,透天涼

解密失傳的針灸絕學——燒山火,透天涼 - 每日頭條

1. 「緊提慢按,緊按慢提」

1.1 「緊按慢提,緊提慢按」是《金針賦》「燒山火、透天涼」手法操作中的關鍵技術

這是醫家們公認的。據此,後世醫家多認為,徐疾補瀉、提插補瀉是「燒山火、透天涼」手法的基本形式。要準確理解、運用、研究「燒山火、透天涼」手法,首先要理解泉石心單式手法「按」「提」的真意。

在《金針賦》十四式單式手法中有「提」「按」法,沒有「插」法。雖然楊繼州《針灸大成》有「按者插也」之說,但這是泉石心十四式單式手法百餘年之後之說。

研究「燒山火、透天涼」手法必須理解領會《金針賦》中「提」「按」單式手法之含義,這才是泉石心《金針賦》「燒山火、透天涼」手法的本意,其他後世醫籍只能做參考。

筆者認為表述上可以用「插」 代替「按」,但操作上必須領會「按」法之含義,按照「按」法的術式操作。一般認為插有快慢之分,插的幅度較大;按沒有快慢之分,按以慢為主,按的幅度要小。

對於「提」「按」單式手法的闡述,竇漢卿的《針經指南》說「按者,以手捻針,無得進退。如按切之狀是也。」《金針賦》說「沉重如豆許曰按」「輕浮豆許曰提」。竇氏與泉石兩位大師都明確闡述了「提」「按」單式手法的操作術式並在操作幅度、力度方面作了量化、標準化的規範。

《針灸大成·問補針之要法》對「按」法的含義和幅度也有論述:「再推進一豆,謂之按,為隨也。」以竇氏學派的論點為依據,結合臨床實踐,我們體會在「燒山火、透天涼」手法中「提」「按」的操作有兩方面的含義。

按法:

1. 在天(淺)部得氣(針下沉緊)後,食指、大指緊握針柄,微用力向下,緊按少許(2分左右),在得氣的狀態下保持原有的角度、深度、沉緊度持續緊按,針體基本保持原位不動(針體與皮膚),把此法擬名為「按留針法」(按而留之)。

此法集守氣、行氣於一體,操作時問稍長,直到有熱感,一步(部)到位。如熱未至,可能是沉緊度不夠,用捻按等方法加重得氣的沉緊度在稍深部再次操作「按留針法」。

根據引陽入陰;引陰入陽的理論,只要是向下的按或插(得氣狀態下),無論快慢都是補,從程度來講越慢越佳,什麼是最慢?就是停(留)住,「按留針法」按而留之就是此意。

2. 是慢慢下按(越慢越佳),在天(淺)部得氣(針下沉緊)後,食指、大指緊握針柄,微用力向下緊按,按針幅度在1~2分範圍內多次操作,可分層多部操作。

 

提法:

1. 在地(深)部得氣(針下沉緊)後,微用力向上緊提少許(2分左右),保持原有的角度、深度、沉緊度持續緊提,針體基本保持原位不動(針體與皮膚),我們把此法擬名為「提留針法」。操作時問稍長,用力要輕浮。

2. 是慢慢上提(越慢越佳),在地(深)部得氣針下沉緊後,用力向上緊提,提振幅度在1~2分範圍內,用力輕浮,反覆操作。

1.2 「緊按」「緊提」是「燒山火、透天涼」手法關鍵術式的主操作,「緊提慢按」的「慢按」和「緊按慢提」中的「慢提」是從屬操作

在主操作中「緊」字至關重要。「緊」字的含義:

第一是得氣後,以針下沉緊為準;

第二是指「力」的輕重。緊按是力向內,針是力的載體,力貫針中,力隨針入。著名針灸學家張縉教授提出此觀點。緊提是力向外,力貫針中。我們認為,在按、提的全時程(時間和路徑),要保持得氣(針下沉緊),使氣、針、力成為一個整體,才能達到引陽入陰、引陰入陽的目的,這是緊按緊提手法術式的宗旨。

2.「細細搓之」

《金針賦》「燒山火、透天涼」手法技術關鍵除「緊按」「緊提」之外,泉石心在手法操作描述的最後有「皆細細搓之,去病準繩」幾字。其中「細細搓之」意義深邃,後世對此多未予重視,最具權威性的《針灸學》精編教材也隻字未提。在《金針賦》一百多年之後的《針灸大成》也未繼承此法。

《針灸大成》的手法在《金針賦》基礎上加入呼吸補瀉,此時的呼吸補瀉通過空氣的溫差對取涼、取熱無疑能起到誘導的作用。

呼吸補瀉一般不能單獨使用,需在其他補瀉方法基礎上使用,所以起到補瀉作用和產生熱涼效應還是主要宗於《金針賦》手法術式所為。

以後又有學者給燒山火、透天涼手法加上捻轉補瀉,可以說在《金針賦》之後對「燒山火、透天涼」手法的研究方面,多是補瀉手法的疊加。

誠然「緊按」「緊提」能達到取熱(熱補)、取涼(涼瀉)的目的。為什麼泉石心的手法中使用了「皆細細搓之」?

現代針灸學家張縉教授是這樣闡述的:

「單式手法中「搓法」佔有重要位置。實踐證明,用搓針來取氣,效果是最好的。在取氣方面,我們先選用了提插法,此法在得氣的程度上不夠,也就是得氣的量不足,得氣後守氣也較難。

繼之用了捻轉法來取氣,也同樣達不到量的要求。搓針法得氣的程度是較為理想的。」

3.得氣

得氣一詞,最早源於《黃帝內經》,稱為「氣至」。《靈樞·九針十二原》:「刺之要,氣至而有效,效之信,若風吹雲。」《素問·針解》:「經氣已至,慎守勿失。」這些都是《黃帝內經》對得氣的描述。

到了元代《標幽賦》又有進一步的闡述「氣之至也,如魚吞鈎餌之浮沉;氣未至也,如閒處幽堂之深邃。」「清滑慢而未來,沉澀緊而已至。」明代楊繼州《針灸大成》對得氣的論述是:「如針下沉重緊滿者,為氣已至,……如針下輕浮虛恬者,氣猶未至」。

可以看出,早期的得氣(氣至)強調的是刺者(醫者)的感受。在清代之前的中醫文獻中很難找到把病者(受刺者)的酸麻脹痛等感覺為得氣(氣至)現象的記載。把酸麻脹痛等受刺者的感覺定為得氣的標誌,應是民國以後近代醫家的觀點。

竇氏學派傳人泉石心在《金針賦》「燒山火、透天涼」手法的操作術式,雖然沒有在字面上提出「得氣」,但術式中已包含有「得氣」的寓意,其中的「緊」「緊按」「緊提」均包含有得氣針下沉緊的含義,如針下空虛,就不能使力、針、氣(得氣)成為一體。

《針灸大成》中燒山火、透天涼手法中雖然在字面上首次提出「得氣」,只能是起強調作用,其含義沒有超出《金針賦》,均為醫者(刺者)的感受,因此研究「燒山火、透天涼」手法得氣,針感的問題,應以得氣狀態下醫者針下感受為基準,在此基礎上闡述取涼、取熱針感更具有普遍性。

4.基礎針感

關於「燒山火、透天涼」手法取熱、取涼基礎針感的研究,醫家多認為取熱的基礎針感為酸脹感。取涼基礎針感有學者認為取麻感,有學者認為取沉重感等。針感與得氣的關係,嚴格來說,得氣不能等同於針感。得氣是醫者針下的感覺(沉緊),病人可以有感覺,也可以無感覺;針感是針刺後病人的感覺,醫者可以有得氣針下沉緊的感覺,也可以針下無任何感覺。

「燒山火、透天涼」手法的主操作「緊按」「緊提」整個行針全部過程,都是在保持得氣(針下沉緊)狀態下完成的。所以,研究「燒山火、透天涼」手法取熱、取涼基礎針感,不能脫離「得氣」,以「得氣」為基礎闡述取熱取涼的基礎針感,會更完善。同時應不斷總結研究「燒山火、透天涼」手法操作在同一穴位,不同穴位取熱、取涼出現的針感規律和特異性,得出取熱、取涼基礎針感的普遍性。

5.指力

一般認為指力與刺激量有密切關係,指力重刺激量大,指力輕刺激量小。指力是指手指的力或指、腕、臂的合力。在指力的研究方面也出現了指感、意、氣等概念。

「燒山火、透天涼」手法主操作中的「緊按」「緊提」包含有「力貫針中,力隨針入」之意。我們主張力(指力)、針(載體)、氣(得氣)的統一,但此「力」應以醫者針下的感受為基準,強度與針下沉緊的程度成正比,力的方向是向下的。

而針上(手或手以上)的感覺,包括食指、大指作用力與反作用力,上肢肌群的變化等,不能排除含有一定程度的主觀意識。在臨床上要正確看待指力,但不要迷信指力。

筆者曾對數例取熱針法的臨床觀察,同一病人,同一穴位,同一時間(隔日),同一地點,治療環境、病人狀態(飲食起居等)基本相同的情況下對照觀察,每人共針4次,均指彈進針0.5寸左右,得氣(針下沉緊),病人有脹感,2次用指腕合力緊按(按留針法);

2次用食指指腹下按針柄上端(按留針法),沒使指力,操作均為2.5 min,結果4次操作均出現針下熱感,熱感的程度和面積基本相同(患者自述)。

6.關於「燒山火、透天涼」手法成功與否的標誌

有學者把病人有熱感(局部熱、針下熱、全身熱體溫升高)或涼感(局部涼、針下涼、全身涼體溫降低)作為衡量手法成功的標誌。

實際在臨床上求涼求熱不是目的,應以能否達到補瀉來衡量手法的成功與否。

沒求出熱、涼不等於沒有補瀉,總的來說涼熱的出現,除與操作方式、手法嫻熟程度、操作時問、有效刺激量有關係之外,與病情(病者機體的機能狀態)有密切關係,臨證辨清寒熱,有助於涼熱的出現。

《金針賦》《針灸大成》時代「燒山火、透天涼」取涼取熱之有準,今時難取得燒山火之熱,透天涼之涼,是因為那時的「頑麻冷痹」「肌熱骨蒸」與今人程度有別,那時的毫針與今時的毫針更有粗細之分等。

總之,只要充分掌握領會《金針賦》「燒山火、透天涼」手法「緊按」「緊提」這一技術關鍵的含義和術式,以補瀉為目的,客觀對待取涼取熱標誌,用嫻熟的手法和耐心在臨床實踐中不斷探索研究,「燒山火、透天涼」手法將脫去神秘外衣,成為每一位針灸臨床醫生的法寶。

內容整理自網絡,文中觀點僅供分享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中所涉及到各類藥方、驗方等僅供參考學習,請勿盲目試用,平台不承擔由此產生的任何責任!訂閱我們,每天可接收中醫精華知識點。

 

 

做出燒山火、透天涼真的很難嗎?針灸名家張縉告訴你秘訣

做出燒山火、透天涼真的很難嗎?針灸名家張縉告訴你秘訣 - 每日頭條

張縉教授是我國著名針灸學大師,博士研究生導師,國家級有突出貢獻專家,曾任中國針灸學會資深常務理事、中國針灸學會針法灸法研究會主任委員、東北針灸經絡研究會會長。從醫50餘年來,潛心研究針灸學巨著《針灸大成》,並歷時20年對這部書做了校釋,寫成90餘萬字的《針灸大成校釋》一書,受到國內外針灸學臨床和科研工作者的熱烈歡迎,引起極大反響。

從20世紀50年代起,張縉教授便開始對「針感」「針刺手法」等經絡現象進行研究,在針刺「循經感傳」的控制和「氣至病所」等研究方面取得了豐碩成果。他還在古人針刺行針手法的基礎上,整理出二十四式單式手法,為我國針刺手法的規範化工作做出了巨大貢獻。筆者師從張縉教授多年,為探求針刺手法之精髓,常登門拜訪,並在臨床實踐中反覆體會和研究,倍感張縉教授針法之神妙。現就張縉教授複式補瀉之」燒山火「、「透天涼」手法作簡要介紹。

燒山火

1)燒山火手法概述

燒山火手法屬於常用複式補瀉手法之一,是熱補法的代表性手法。最早在《素問·針解》篇中記載:「黃帝問曰:願聞九針之解,虛實之道。岐伯對曰:刺虛則實之者,針下熱也。氣實乃熱也。」在《靈樞·終始》篇中也記載:「刺寒厥者,留針反為熱。」可見當時已有虛實補瀉和針刺取熱的概念。其後,金代竇漢卿在《標幽賦》中有「推內進搓,隨濟左而補暖」的論述,成為後世熱補手法的要點。燒山火手法的名稱最早見於明代徐鳳的《針灸大全》所載《金針賦》中:「考夫治病之法有八。一曰燒山火,治頑麻冷痹,先淺後深,用九陽而三進三退,慢提緊按,熱至,緊閉插針。除寒之有準……皆細細搓之。祛病準繩。」

明代楊繼洲在《針灸大成·三衢楊氏補瀉》中曰:「燒山火能除寒,三進一退熱涌涌……凡用針之時,須捻運入五分之中,行九陽之數……漸漸運入一寸之內,三出三入,慢提緊按。若覺針頭沉緊,其針插之時,熱氣復生,冷氣自除。未效,依前法再施也。」對燒山火手法的操作和主治範圍作了較為細緻的描述。其後的歷代醫家雖根據各自的臨床體會和經驗手法各有側重,但皆以《金針賦》、《針灸大成》中所載針刺手法為準繩。

當前,以國家規劃教材為準的經典燒山火術式操作方法是將穴位的可刺深度分為淺、中、深三層(天、人、地三部),先淺後深,每層各做緊按慢提九數,然後退回至淺層,稱為一度。如此反覆操作數度,再將針插至深層留針。在操作過程中,可配合呼吸補瀉中的補法,出針時按壓針孔。該術式操作手法主要是參考《金針賦》「燒山火」手法而定,但語言過於簡練,對具體操作中的細節問題沒有詳細闡述,實際操作過程中仍使人存在諸多疑惑,所以深入研究「燒山火」手法的術式操作過程是必要的。

2)張縉教授燒山火手法簡介

張縉教授在針刺補瀉手法的研究中指出,補瀉應針對總的機體機能狀態而選擇,虛者宜補、實者宜瀉,但這都需要通過調氣解決。醫生需要用針激發經氣或使氣至病所,經氣的調節機制便自己啟動。具體可以使用徐疾補瀉、提插補瀉、捻轉補瀉、呼吸補瀉和九六補瀉等方法。

張縉教授認為燒山火手法是徐疾補瀉、提插補瀉、九六補瀉等幾種單式手法的組合,術式全過程簡單而言,即速刺進針、行針得氣、分層操作,配合口呼鼻吸,取熱,留針。並提出關鍵注意事項,施術患者如為寒證,選擇肌肉豐厚的穴位,用力要重,向內用力為主,針刺時首先要有酸脹的得氣感為宜。指出要運用好燒山火手法的操作,首先要掌握好單式手法的操作要點。

徐疾補瀉操作要點

補法操作,針刺得氣後,用重力慢(徐入)插針;瀉法操作,針刺得氣後,用輕力慢(徐出)提針。

提插補瀉操作要點

補法操作,針刺得氣後,用力重插;瀉法操作,針刺得氣後,用力輕提。

捻轉補瀉操作要點

補法操作,針刺得氣後,拇指向前(順時針)用力重捻;瀉法操作,針刺得氣後,拇指向後用力(逆時針)輕捻。

九六補瀉操作要點

九六補瀉中的九六不是指具體的數字,而是用九六來區分刺激量的輕重大小,補者以九為基數多用於補法,意指提插捻轉次數多、用力大,反之瀉者以六為基數,行針次數少、用力小。九六補瀉可誘導針下寒熱,從而取得補瀉不同的效應。

掌握好上述常用補瀉手法是「燒山火」手法操作的基礎。

3)燒山火手法操作技術的關鍵環節探討

當前針灸學界對燒山火操作手法和對《金針賦》的解讀百家爭鳴,現就燒山火手法操作的關鍵環節結合跟師的體會作以簡要分析。

先淺後深、三進三退

多數學者認為是指得氣後,先提針至皮下,將穴位針刺深度分為三層,逐層進針,每層做九次緊按慢提手法。筆者參考國內針灸名家刺法,結合與張縉教授隨診體會,認為要想把握好複式補瀉手法「燒山火」術式的操作,首先要對原文中提到的單式手法明確含義。參考「二十四式單式手法討論如下。

進法:是將針由外入內、由淺入深、漸次而進,使針下得氣、補氣的一種手法。《針經指南》雲:「進者,凡不得氣,男外女內,及春夏秋冬,各有進退之理,此之為進也。」該手法具有催氣、助氣、補氣和消積的作用。主治久患癱瘓,頑麻冷痹及遍身走痛等一切冷證。

退法:是將針由內出外,由深入淺,出針泄氣的一種手法。《針灸大成》雲:「欲退之際,一部一部以針緩緩而退也。」該手法具有清氣、泄氣、消脹的作用。主治風痰壅盛、中風、喉風、癲狂等一切熱證。

有學者認為,進退亦可理解為捻轉之水平方向手法,《金針賦》中雲:「原夫補瀉之法,妙在乎呼吸手指。男子者,大指進前左轉,呼之為補,退後右轉,吸之為瀉,提針為熱,插針為寒;女子者,大指退後右轉,吸之為補,進前左轉,呼之為瀉,插針為熱,提針為寒」。所以,三進三退可以理解為是指拇食二指的左右旋轉動作手法。但筆者認為,原文中有先淺後深之說,淺深屬於垂直方向,而進、退之單式手法也是垂直方向操作的,所以燒山火原文中之三進三退應理解為垂直方向之進法似乎更為貼切。

另外,三進三退中的「三」,筆者認為是虛數詞,「三」在古漢語中是多數、反覆的意思,如再三,這裏不是進退三次的意思,三進三退是指多次反覆地進退。

慢提緊按、緊閉插針

這裏提到了三個單式手法:提法、按法和插法。

提法:是將針上提豆許,以抽氣、引氣的一種手法。《難經》雲:「得氣,因推而內之,是謂補;動而伸之,是謂瀉。」將針上提,向上向外,即為伸的瀉法。

按法:有兩種理解。一是《金針賦》中提到「重沉豆許日按,輕浮豆許日提」。另一個是針刺得氣後,用手指按壓針前或針後,以控制針感的一種手法。《金針賦》雲:「按之在前,使氣在後,按之在後,使氣在前,運氣走至疼痛之所。」

插法:針刺時將針向下按豆許,以助氣、補氣的一種手法,與提法相對應。結合原文慢提緊按應該是指重插輕提的意思,或許並無異議。但筆者認為,結合緊閉插針,或許還有一層深意,即重插輕提而重按。在重插輕提的基礎上,雙手同時操作,刺手採用輕提重插手法同時,押手重按穴旁,其義是在採用提插手法的同時守氣、助氣、閉氣,不使經氣外泄。

細細搓之

搓法是將針如搓線狀單向轉動,以加強針感,促使針感向單一方向傳導的一種手法。《針經指南》雲:「搓者,凡令人覺熱,向外卧針,似搓線之貌,勿轉太緊」,張縉教授認為,搓法是一個最重要、最關鍵的單式手法,是涼熱手法的根基。搓針方向多為順時針,但勿轉太緊,令人肌肉纏針,但臨床實際情況是針連續向一個方向搓2一3圈,極容易導致肌肉纏針。

為解決此問題,張縉教授提出「實搓」和「虛搓」的概念,實搓是搓針360度,虛搓是指搓摩針柄而針體不轉,使一種環形力量沿針體傳入到腧穴中。在燒山火手法中要重視搓法的運用,有利於加強針感,促進熱感的產生和維持。

綜上可見,燒山火手法是由呼吸補瀉、提插補瀉、九六補瀉、開闔補瀉等單式手法綜合運用的複式補瀉手法,張縉教授在該手法的運用方面,強調緊按和搓法是技術的關鍵,在臨床操作上亦不要拘泥於次數,在得氣的基礎上,把握操作的關鍵多可產生熱感,達到明顯的取熱效果和臨床療效。針刺手法是針刺療法獲效的關鍵,精準地應用針刺補瀉手法,可以更好地激發腧穴的調氣治病作用,同時也將大大提高臨床療效。

透天涼

1)「透天涼」手法沿革概述

「透天涼」手法屬於傳統複式補瀉手法之一,是涼瀉法的代表性手法。該手法源於《黃帝內經》,原書未提出「透天涼」的概念,但寓含了針刺補瀉的思想,如《素問·針解》記載:「滿而泄之者,針下寒也。氣虛乃寒也。「初步闡述了涼瀉法的應用與效應。

「透天涼」手法的名稱首見於泉石心的《金針賦》:「二曰透天涼,治肌熱骨蒸,先深後淺,用六陰而三出三入,緊提慢按,徐徐舉針,退熱之可憑,皆細細搓之,祛病準繩。」明代楊繼洲在《針灸大成·三街楊氏補瀉》中曰:「『透天涼』能除熱,三退一進冷冰冰,口吸氣一口,鼻出五口。凡用針時,進一寸內,行六陰之數,其五分者,即先深後淺也。若得氣,便退而伸之,退至五分之中,三入三出,緊提慢按,覺針頭沉緊,徐徐舉之,則涼氣自生,熱病自除。如不效,依前法再施。一身混似火來燒,不住之時熱上潮,若能加入清涼法,須臾熱毒自然消」。對「透天涼」手法的操作和主治範圍進行了較為細緻的描述。其後的歷代醫家雖然各有發揮,但皆以《金針賦》《針灸大成》中所載「透天涼」手法為根基。

此外,《奇效良方》記載:「『透天涼』屬性,夫用針時,先進入分寸之內,行六陰之數。若得氣便進伸,漸退至五分之中,三慢入,三緊出,其針自緊,徐徐舉之,得冷氣漸至,其熱自愈,不效再施。」該書所載「透天涼」手法一改《金針賦》分三層操作的方法,簡化為兩層操作,為後世「透天涼」手法的演化提供了依據。

2)張縉教授「透天涼」手法精髓解析

張縉教授在針刺補瀉手法的研究中指出,補瀉應因人而異,針對患者自身的機能狀態而選擇,虛則補之、實則瀉之,但這都需要通過行針調氣解決。醫生需要採用適宜的手法激發經氣甚至使氣至病所,才能達到啟動經氣自身調節的效應。張縉教授將《針灸學》教材上的7種單式補瀉手法作了系統闡釋,並將徐疾補瀉、提插補瀉、捻轉補瀉、九六補瀉與「燒山火」「透天涼」手法相聯繫,使之各得其所。

張縉教授在研究《針灸大成》並結合多年臨床實踐的基礎上,認為「透天涼」手法是徐疾、提插、捻轉、九六補瀉等幾種單式手法的複合應用,操作術式簡單而言,即根據腧穴的可刺深度,分作淺、中、深三層,針刺入後直插深層,先深後淺,依次在深、中和淺層行緊提慢按法六陰數,合之稱為一度,如此反覆施術1 - 3度,直至產生涼感。

張縉教授也提出了關鍵注意事項,施術主要針對熱證患者,選擇肌肉豐厚的陽經腧穴為宜,當得氣感應強時,手法也不宜太重,重複次數不要太多,操作時按、提用力輕重一定要分明,切實做到緊提(用力上提)、慢按(輕輕下按),重在緊提以瀉氣,促使內邪外出,達到瀉熱生涼之效應。他指出要運用好「透天涼」手法的操作,需要注意以下幾個操作要點。

得氣與搓法的運用

補瀉手法操作的前提是得氣,在得氣基礎上的操作更容易取熱或取涼。張縉教授在針刺取氣手法上,獨推「搓法」。搓法是「二十四式單式手法」之一,主要在針柄上操作,將針如搓線狀單向轉動,以加強針感,促使針感向單一方向傳導的一種手法。張縉教授認為,搓法是一個最重要、最關鍵的單式手法,是涼熱手法的根基。搓針方向決定了補瀉的不同效應,瀉法多由示指端向示指末節橫紋搓,常易於產生涼感。

《針灸大成·三街楊氏補瀉》還指出:「凡轉針如搓線之狀,勿轉太緊,隨其氣而用之。若轉太緊,下入肉纏針,則有大痛之患。」指明搓法操作時勿轉太緊,容易肌肉纏針而導致疼痛,但臨床實際情況是針連續向一個方向搓2-3圈,大多致肌肉纏針。基於此,張縉教授又提出「實搓」與「虛搓」的概念,實搓

是搓針1圈,虛搓是以摩代搓、針體不轉,使一種環形力量沿針體傳入到腧穴中。張縉教授在搓針手法方面的另一個貢獻是總結出搓針成功的標誌:捻之不轉,提之不出,插之不入,氣滿自搖。當針出現氣滿自搖、穴位內有麻感時,非常有利於涼感的出現,此時再施以飛法多使透天涼手法成功。

基礎針感

張縉教授認為,「透天涼」手法以「緊提」為主要操作,故都是在保持針下得氣(沉緊)狀態下完成的。所以,研究「透天涼」手法取涼基礎針感,不能脫離「得氣」。張縉教授行針過程中尤其注意得氣效應中的麻感—一种放射性麻竄的感覺,他行針過程中麻感多見於脊柱和四肢關節附近的穴位,並常有呈循經傳導的特徵。待針後出現麻感時,再施以適當的手法則易於涼感的產生。

分層次操作

「透天涼」手法的機制可概括為「引陽(陽邪)出陰」,主治邪氣入里化熱或內熱里實之證,採用針刺療法引邪氣和內熱外出,則陰氣自復,從而產生涼感。故在操作時多分為三層,從內而外,從陰引陽,分地、人、天三部操作。也有醫家簡化「透天涼」操作,分為深淺兩層操作,即將針刺入應針深度,行針得氣,再將針提起1/2,急行三入三出、緊提慢按的提插手法。更有不分進退層次者,如李傳岐提出針刺得氣後施以捻轉,隨即緊握針柄向上適度提退,就會逐漸產生涼感的透天涼手法。臨床當以獲得針刺效應為核心,可不拘泥於操作層次。

3)小結

「透天涼」手法是由呼吸、提插、九六和開闔補瀉等單式手法綜合運用的複式補瀉手法,張縉教授在該手法的運用方面,闡明了操作程序、說明了操作要領、明確了關鍵技術,強調得氣、緊提和搓法是技術的關鍵,而且要求做到操作熟練、一氣呵成,才可能達到針刺效應。但較之「燒山火」手法而言,「透天涼」手法的取涼效不易出現,這就更要求我們把握好手法操作的關鍵技術環節,這將是針刺療法獲效的關鍵。精準地應用針刺補瀉手法,可以更好地激發腧穴的調氣治病作用。

 

 

深入研究「燒山火」「透天涼」手法的具體操作和能量體現

深入研究「燒山火」「透天涼」手法的具體操作和能量體現 - 每日頭條

「燒山火」、「透天涼」是明代針灸家提出的綜合的針刺補瀉手法,它是以徐疾、提插(或捻轉)為主,結合呼吸、九六數、開合等補瀉方法,分天、人、地三層進行。「燒山火」組合了針刺的補法,目的要引「陽氣」深入,使產生熱感;「透天涼」組合了針刺的瀉法,目的要引「陰氣」淺出,使產生涼感。 

本法的記載始見於徐鳳所述《金針賦》(1439年),後在《醫學入門》、《針灸問對》、《針灸大成》等書中均有解釋。《金針賦》寫道:「燒山火,治頑麻冷痹,先淺後深,凡九陽而三進三退,慢提緊按,熱至,緊閉插針,除寒之有準;透天涼,治肌熱骨蒸,先深後淺,用六陰而三出三入,緊提慢按,寒至,徐徐舉針,退熱之可憑。」結合《針灸大成》等記載作些分析說明。

「燒山火」是因其能產生熱感而名。熱以治寒,故主治「頑麻冷痹」等症。其法「先淺後深」,意欲引陽氣深入。根據穴位深度可分兩層(先5分深,後1寸深)或三層(先5分,後1寸,最後1.5寸)進行,提插時着重於插(按),故說「慢提緊按」,每層提插或結合捻轉,共九次(陽數)。產生熱感後,仍緊閉針穴並將針按住,以納陽氣。所說「三進三退」,《針灸大成》又作「三進一退」,即以進為主。近人臨床應用,按穴位的針刺深度,分成三等分。當進針透皮膚後,在「天部」用緊按慢提法提插九次;然後進入「人部」,亦緊按慢提九次;最後深達「地部」,又緊按慢提九次;然後從地部一次提退到天部,再如上法「三進一退」,反覆操作,至病人覺針下有溫熱感為止,出針時應快速按閉針孔。如結合呼吸補瀉的補法同用,即在病人呼氣時進針,吸氣時退針、出針。

「透天涼」是因其能產生涼感而名。涼以治熱,故主治「肌熱骨蒸」等症。其法「先深後淺」,意欲引陰氣淺出。根據穴位的深度可分兩層(先1寸深,後5分深)或三層(先1.5寸,後1寸,最後5分)進行,提插時着重於提,故說「緊提慢按」。每層提插或結合捻轉,共六次(陰數)。產生涼感後,緩慢提針以引陰氣。所說「三出三入」與「三進三退」意思相同。《針灸大成》又作「三退一進」,即以退為主。近人臨床應用,與「燒山火」同樣分層次,在針刺入皮下後,繼續深入,直達「地部」,用慢按緊提法提插六次;退至「人部」及「天部」仍按上法分別提插六次,一進三退,反覆操作,至病人覺針下有涼感為止,出針時搖大針孔,不閉其穴。如配合呼吸補瀉,則在吸氣時進針,呼氣時退針、出針。

關於「緊按慢提」和「緊提慢按」的補瀉法,以及針刺要達到熱涼效應,這在《內經》中有過論述。《靈樞·九針十二原》篇說,「刺諸熱者如以手探湯,刺寒清者如人不欲行」,這可看作是關於提插補瀉的描寫。《素問·針解》篇說的「刺虛則實之者,針下熱也,氣實乃熱也;滿而泄之者,針下寒也,氣虛乃寒也」,這是指針後可能出現熱、涼感覺。

有人報道,臨床辨證屬於虛寒證者,使用燒山火手法,療效顯著。如坐骨神經痛取環跳穴,在酸脹感覺的基礎上使產生熱感,傳到足部,能起到疏經活絡、止痛散風的作用;治療月經不調,針氣海穴,使酸脹感覺到達陰部,並出現熱感,療效良好。對於實熱證者,則用透天涼手法。如乳腺炎針大椎穴,使涼脹感傳到乳部,則病人乳部有發涼、舒適的感覺;對高燒的病人,如體溫在38℃以上,針風池、合谷,能使體溫下降等。

有人通過動物實驗觀察到,燒山火可以立即提高動物肛溫0.7℃,而透天涼可使肛溫下降0.6℃。也有人在觀察肢體容積曲線的變化時發現,在燒山火手法的作用下,針下可出現溫熱感,與此同時,肢體容積曲線上升反映肢體末梢血管呈舒張反應。而用透天涼手法,於針下出現寒涼感的同時,規律地引起肢體容積曲線下降,提示末梢血管呈收縮反應。還有人報告了冷熱兩種手法對血糖、血漿檸檬酸有重要的影響,熱時明顯上升,冷時則下降。

本法的應用先要分清病症的虛實、寒熱,才能起到補虛瀉實、寒者熱之、熱者寒之的作用。熱涼效應的是否出現,既關係於手法,還決定於機體的反應性,血管的舒張收縮反應才是產生涼熱感的一種依據。

 

 

試論「燒山火」、「透天涼」針刺手法中的易學思維

羅桂青、李磊(香港大學中醫藥學院)

[摘要] 

本文探討了「燒山火」、「透天涼」的針刺手法與《周易》哲學的理論淵源,認為「燒山火」、「透天涼」的針刺分層補瀉手法應用的是《周易》哲學中 「三才」之道的思維方式和以老陽數九、老陰數六為變易基礎的陰進陽退的象數方法,明顯受到了易學象數思維方式的影響。

「燒山火」、「透天涼」的針刺手法首載於明‧徐鳳《針灸大全》卷五中所載的《金針賦》。

《金針賦》中說:「一曰『燒山火』。治頑麻、冷痹。先淺後深,用九陽而三進三退,慢提緊按,熱至,緊閉插針,除寒之有準。二曰『透天涼』。治肌熱、骨蒸。先深後淺,用六陰而三出三入,緊提慢按,徐徐舉針,退熱之可憑。皆細細搓之,去病準繩。」

「燒山火」、「透天涼」均是分層進行補瀉,所分三層即天部、地部和人部,亦即三才;並且應用了老陽數九和老陰數六的象數概念以及陽進陰退的陰陽變易原則;這種綜合性的針刺補瀉手法顯然受到了易學象數思維方式的影響。

1) 三才思維

三才思維是《周易》哲學的基本思維方式,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主要思維特徵。漢‧董仲舒《春秋繁露‧立元神》中說:「天、地、人,萬物之本也。天生之,地養之,人成之。天生之以孝悌,地養之以衣食,人成之以禮樂,合以成體,不可無一也。」天、地、人三才構成了宇宙的統一整體,缺一不可。

天、地、人三才之說首見於《易傳‧系辭傳下》:「《易》之為書也,廣大悉備。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兩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才之道也。」

《易傳‧說卦傳》中說:「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將以順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兼三才而兩之,故《易》六晝而成卦。分陰分陽,迭用柔剛,故《易》六位而成章。」《易經》六十四卦中每卦的六爻均包涵了三才之道,即天道、人道、地道。六爻中上爻、五爻代表天位,三爻、四爻代表人位,初爻、二爻代表地位。

《易傳‧系辭傳上》中說:「《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老子》中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按照《易傳》的說法,聖人作《易》以解釋性命之理,《易》理彌綸了天地之道,天地之道即為人事之理,宇宙的法則也就是人生的法則。明‧張景岳《類經附翼‧醫易》中說:「然則天人相與之際,精哉妙矣!誠可畏矣!人身小天地,真無一毫之相間矣!今夫天地之理具乎易,而身心之理獨不具乎易乎?」天、地、人為一整體,天、地、人是一大宇宙,人體則是一小宇宙,所以在人體中也存在着天、地、人三才之道。

三才思維滲透於中國傳統文化的各個方面,傳統中醫更深深受到了三才之道的影響,「燒山火」、「透天涼」的針刺分層補瀉手法便是對《周易》哲學中三才之道的具體模擬。

明‧汪機《針灸問對‧三才法》中說:「補者呼氣,初針刺至皮內,號曰『天才』。少停進針,刺至肉內,號曰『人才』。又停進針,刺至筋骨之間,號曰『地才』。得氣補之,再停良久,退針人部,待氣沉緊,倒針朝病,進退往來,飛經走氣,盡在其中。瀉者吸氣,針至天部,少停直至地部,得氣瀉之,再停良久,退針人部,待氣沉緊,倒針朝病,施法同前。」

明‧董宿《奇效良方‧三才法》中也說:「凡欲下針,先以左手大指,掐令多時,令患人呼十息,然後用右手持針,用力之,則取穴有準,入穴既定,撒手停針十息,號曰『天才』;待少時再進針五分,依前停針,住手十息,號曰『地才』;不可便起,少待一二時,方可出針,號曰『人才』。乃可瀉也。」

「燒山火」、「透天涼」均將針刺的深度分為天部、人部和地部三層,針至皮內為天才,針至肉內為地才,針至筋骨則為地才。人與天地同參,按三才之道補瀉而除疾,典型地體現了《周易》哲學中天、地、人合一的整體觀。

2) 九、六象數

「燒山火、透天涼」以九陽、六陰之數進行分層補瀉,其九、六之數即是《周易》的老陽數九、老陰數六。

老陽、老陰,指的是乾、坤。九為老陽之數,代表乾,亦即純陽;六為老陰之數,代表坤,亦即純陰。

唐‧李鼎祚《周易集解》引崔憬之說:「乾為老陽,其數九;……坤為老陰,其數六。」

宋‧蘇軾《東坡易傳》中解釋說:「今夫《易》之所謂九、六者,老陰、老陽之數也。九為老陽而七為少陽,六為老陰而八為少陰。」「老者,陰陽之純也。少者,陰陽之雜而不純者也。……老陽、老陰者,乾、坤是也。」

唐‧孔穎達《周易正義》中說:「然陽爻稱『九』,陰爻稱『六』,其說有二:一者,乾體有三畫,坤體有六畫,陽得兼陰,故其數九,陰不得兼陽,故其數六。二者,老陽數九,老陰數六,老陰、老陽皆變,《周易》以變者為占,故杜元凱注襄九年《傳》遇《艮》之八,及鄭康成注《易》,皆稱《周易》以變者為占,故稱九、稱六。所以老陽數九,老陰數六者,以揲蓍之數,九遇揲則得老陽,六遇揲則得老陰,其少陽稱七,少陰稱八,義亦準此。張氏以為陽數有七有九,陰數有八有六,但七為少陽,八為少陰,質而不變,為爻之本體。九為老陽,六為老陰,文而從變,故為爻之別名。且七既為陽爻,其畫已長。今有九之老陽,不可複畫為陽,所以重錢,避少陽七數,故稱九也。八為陰數而畫陰爻,今六為老陰,不可複畫陰爻。故交其錢,避八而稱六。但《易》含萬象,所托多塗,義或然也。」

《周易》筮法中陽數以進為大,陰數以退為大。宋‧朱熹《朱子語類》中說:「七、八、九、六,經緯乎陰陽,陽進陰退,故九、六為老,七、八為少。陽極於九,退八而為陰;陰極於六,進七而為陽。佔用九、六而不用七、八,取其變也。」老陽數九、老陰數六皆暗藏乾坤變化之理,筮占時遇到老陰、老陽,皆稱為變爻。強調老陽數九、老陰數六的變易性質,陽數主進,陰數主退,反映的正是《周易》中重視變化的基本觀點。

「燒山火」三進一退,「透天涼」一進三退,這明顯是仿效易學中陽進陰退的原則,以進為陽,以退為陰。明‧汪機《針灸問對‧三才法》中說:「補法三次進,一次退(假如此穴五分,先針入二分。候得氣,再入二分;候得氣,更入一分;撞五分止。然後急出其針,便以左手大指按其針孔,勿令出血)。寫法一次進,三次退(假如此穴合針五分,便針入五分。候得氣,便退針二分;少停,又退二分;少停,候得氣,則起針。慢出不閉針孔,令其氣出)。」

「燒山火」的提插次數取老陽數九的倍數,以求產生熱感,以陽制陰,用來除寒,因此可「治頑麻冷痹」;「先淺後深,凡九陽而三進三退,慢提緊按,熱至,緊閉插針,除寒之有準。」「透天涼」的提插次數取老陰數六的倍數,以求產生涼感,以陰制陽,用來清熱,因此可「治肌熱骨蒸」;「先深後淺,用六陰而三出三入,緊提慢按,徐徐舉針,退熱之可憑。」「燒山火、透天涼」取老陽數九、老陰數六,用其變化,以陰制陽,以陽制陰,所展現的完全是易學中陰陽變易的象數方法。

傳統中醫是哲學化的醫學,在傳統中醫理論體系的形成和發展中,中國古代的哲學思想特別是《周易》哲學深深溶入了其中,哲學思想與醫學理論及其治療手段的緊密結合構成了傳統中醫的基本特徵。「燒山火」、「透天涼」正是在《周易》哲學三才思維以及九、六陰陽象數方法的指導下形成的一種獨特的針刺補瀉手法,充分體現了《周易》哲學對傳統中醫的滲透和影響。

參考文獻

[1] 明‧徐鳳. 針灸大全[M]. 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1958.

[2] 迪志文化出版公司. 文淵閣《四庫全書》電子版. 便攜硬碟模式1.0. 香港:迪志文化出版公司,2007.

[3] 宋‧朱熹. 周易本義(影印本)[M].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7.

[4] 長沙嘉鴻科技開發有限公司. 中華醫典. 升級版. 長沙:湖南電子音像出版社, 2000.

[7] 李耳. 老子道德經//百子全書[M]. 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 1998.

[8] 明‧張介賓. 類經圖翼[M]. 北京: 人民衛生出版社, 1965.

[9] 李磊.《針灸問對》校注[M]. 太原: 山西科學技術出版社, 2011.

(編委:吳俊來審校2013.12.12)

 

燒山火和透天涼針刺手法的應用探究

"《燒山火和透天涼針刺手法的應用探究》" by 黃寶靈

Abstract

研究背景:“燒山火”和“透天涼”是傳統補瀉手法中最經典的複式補瀉手法,自提出以來,後世醫家都有不少補充和發展,且古今大量文獻中都有大量記載,但缺乏全面系統性的總結。 研究目的:本研究從對文獻進行全面整理著手,在運用文獻系統分類歸納的基礎上,對燒山火和透天涼手法的起源、操作、影響因素、臨床運用及現代研究進展加以整理和研究,為針灸臨床應用服務。 研究方法及內容:對《黃帝內經》及其後世醫家和當代記載燒山火和透天涼針剌手法的著作及中國知網、維普數據庫大量文獻,應用文獻研究法,結合現代統計學方法,對燒山火和透天涼手法的起源、操作、影響因素、臨床運用及現代研究進展加以整理和研究。 研究結果: 1.追溯燒山火、透天涼手法的理論指導來源於《黃帝內經》,而到《金針賦》中名稱明確被記載。 2.操作上可見燒山火和透天涼手法是綜合呼吸、提插、撚轉、開闔、九六數的複式補瀉手法,且針剌分層有三層、二層和不分層三種觀點,古代以三層和二層操作居多,而現代則更推崇三層和不分層兩種。 3.使用頻率最高穴位共同點是其組織都有一定的深度,多是肌肉豐厚處,但也有選擇組織淺薄的腧穴。頻率最高的前五個穴位統計中燒山火針法為足三裡、三陰交、關元、曲池、腎兪;透天涼針法為曲池、足三裡、合穀、陽陵泉、大椎。 4.影響燒山火和透天涼針法成功的因素有治神、得氣、腧穴選擇及患者機體狀態。 5.臨床運用方面,燒山火針法用於治療虛寒證,有補虛散寒的作用;而透天涼針法用於治療實熱證,有瀉實退熱的作用。 結論:燒山火和透天涼針法的理論萌芽於《黃帝内經》,是在其理論指導下結合呼吸、撚轉、提插、開闔等多種單式補瀉手法發展而來的經典複式補瀉手法,而後歷經多位醫家的補充和發展,於《針灸大全•金針賦》明確提出。目前普遍的操作方法為將針剌俞穴均勻分為天、人、地三部,現代醫家也多採用此法:燒山火針法針刺分三層,自天部、人部逐漸進至地部,每部施以九陽之數,重插輕提,三進一退,然後從地部一次退至天部;透天涼針法則從天部一次進至地部,自地部、人部逐漸退至天部,在每部行以六陰之數,輕插重提,一進三退,兩者同時都配合呼吸、開闔等單式補瀉手法,使患者產生熱感或涼感,甚至循經感傳為標準。針法操作選穴則以組織都有一定深度的穴位為佳,多是肌肉豐厚處,但也有選擇組織淺薄的腧穴。燒山火針法用於治療虛寒證,有補虛散寒的作用;而透天涼針法用於治療實熱證,有瀉實退熱的作用。另外,現代研究表明燒山火和透天涼手法可使皮膚溫度不同程度的升高和降低;且燒山火手法具有熱補的作用,透天涼針法具有涼瀉作用;還進一步研究證明熱補針法具有非常顯著的鎮痛效應和鎮痛後效應,且對血液系統有良性調節作用。

關鍵詞:燒山火 透天涼 針剌手法 文獻 應用探究

Comments

論文(中醫學碩士)--香港浸會大學, 2014;指導老師: 張全明博士;Includes bibliographical references (leaves 38-42)

Recommended Citation

黃寶靈, "《燒山火和透天涼針刺手法的應用探究》" (2014). Open Access Theses and Dissertations. 9. 

https://repository.hkbu.edu.hk/etd_oa/9

 

 

 

 

發表於2018.12.31
留言(0)
博客名稱 :
allyson
網誌名稱:
allyson-BLOG
使用天數:2,393
性別:
按月份瀏覽
    2020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文化政經
  • 其他
  • 財經生活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