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09.2018

呆子Vi之無知旅程:廿年的拼塊---(六)第六塊:痴男未悟風月鑑,怨女情債難償還(假作真時真似假)

親子育兒(學習)   藝文創作   電影戲劇  

重合劍釵修補破鏡 只有寄情戲曲與文字 盟誓永守地老天荒以身盼待 早已變成絕世傳奇事!

小說也好,劇本也好,故事也好,假作真時真似假,呆子Vi的痴男怨女風月寶鑑債難償,除了父母可能留下財產半億(新台幣兩億)?王陽明牧師《窮得只剩下錢》說:「人生兩條路:『生活的幸福(物質)』不等於『生命的幸福(靈性)』,兩樣幸福我們都需要。」

可是,呆子Vi是一點兒也不明白。但他不呆,既然自己無法增值,又遠水(財產)不能救近火(手緊);最好的如意算盤,當然最好是找一個財色兼收的女人,果然R是富二代,父母名下的物業、廠房及土地,都是根據呆子Vi口中一一確認的。R是分居待離婚的中年婦人,加上跟姐姐及姐夫爭產爭得白熱化,心靈上的空虛及寂寞是可想而知的。

所以,只要有人合眼緣像呆子Vi,也是很容易擄獲R的芳心的,劇情發展及故事人物的設定比現實更真實,程朗說,很難想像人到中年才來拋妻棄女鬧離婚的男人,不是因為美色及財產的,究竟有多真愛耶!當然,呆子Vi指天發誓說是真愛」,可惜日後一件小事足以推翻了他的一切無知謊話,叫人搖頭歎息恨難返!

這件事暫且按下不談,回說呆子Vi的偷情日子,紙最終包不住火,妻子當然大吵大鬧,並嘗試挽救------去旅行又是日本?可惜,變了質的愛情怎麼樣也挽救不了;分居是必然過渡安排,而呆子Vi的分居妻子也絕不是省油燈的。

「豈有此理!連女兒也不給我見一下,最差勁是她的父母,常常落藥中傷我!有次到女兒的幼稚園去接她放學,只見她一看見我就涔涔落淚,隨即又被他們帶走了,你說程朗他們可惡不可惡?」

……

程朗只能沉默不語了,因為他也間接地造就如此局面的;呆子Vi在偷情日子的空隙時間,常常找程朗吃飯訴苦伸冤情。如果你跟他說,易地而處想想別人女兒的父母吧!他們不計較你離過婚有一子,也不計較你收入少過女兒很多,最後你還搞婚外情並且卸責掩飾?(為何要一再掩飾,因為被分居妻找到通姦罪證的話,情勢會急轉直下的非常不利呆子Vi)如果,你這樣反駁他並叫他多點同理同情心的話,他會即時收口及發呆的。你奈他不何!現在,程朗只能冷眼旁觀看著呆子Vi醒還是不醒!

「你快吃吧!」

「咦?那麼趕嗎!」

「嘿嘿,約了她,不能遲到!」

……

呆子Vi丟下程朗就急急腳離開了,原來程朗真如呆子Vi所言「哈哈!找你出來殺時間聊聊天,你會來嗎?」

重色輕友,向來是普遍男人的特徵!但從他苦投訴這投訴那,自己的責任給拋到九霄雲外,最能看透對方的性格,就是在他急切面對情慾及利益的時候!

但是,事情發展哪會天從人願,為一時情慾及利益而結合的所謂愛情,又怎能經得起時間的淬鍊?及後在呆子Vi的投訴及埋怨之下,知道了R原來一樣不是省油燈的:

「你怎麼能沒錢的?轉工吧才二萬塊而已,是時候要去增值了!------呆子Vi懶散慣了,怎會再去增值,埋近妳身邊的結果當然就是不想再打工嘛?

「買樓呀!沒樓我們怎麼辦?」------呆子Vi說,妳不是已經擁有父母的一些物業嗎?很明顯,R或多或少看出了呆子Vi埋近她身邊的可能企圖?

被插中了死穴的呆子Vi,根本無法翻身,在他的無意識裡不停地把「真愛」兩個掛在口邊,這是呆子Vi完全無知的本能表現。呆子Vi還不時數落R的朋友,說他們搞弄了他倆關係,讓R處處提防了他,沒了性之餘,也要講金了!

「錢錢錢又買樓呀!她知道什麼是真愛嗎?我就不相信沒了她以後找不到真愛?」呆子Vi非常憤恨地說。

在被人殺時間的飯桌上,程朗一直觀察呆子Vi的說話及反應,他有多久沒再談自己還是有妻女未離婚的呢?現在,還要說再找真愛,都什麼時候了。當程朗知道原來呆子Vi已有多個月沒得見女兒的時候,心中感到內疚了。尤其當呆子Vi談到現在不用付女兒的Playgroup費用的時候,說自己可以省下一筆錢不用那麼手緊時,於是程朗立刻打蛇隨棒上說:

「快!去銀行為女兒買教育基金或月供之類,為女兒將來教育出路未雨籌繆!」程朗逼迫著呆子Vi說道。

「要那麼快及趕嗎?」呆子Vi反問程朗。

「對!就要那麼趕的。」

於是,程朗約好呆子Vi到銀行開戶供款去;可是,每月才幾千元而已,根本不足夠的。可是,呆子Vi一句沒錢啦就KO了程朗。可是,呆子Vi卻有閒有錢為了買車及旅行事宜而想一拖再拖傷腦筋的!各位看官試想一下,以呆子Vi的理財------他根本左手來右手去,究竟為何要令自己弄得一貧如洗?固然,他的分居妻子絕不會放過呆子Vi的;因為自己月入多過呆子Vi數倍,所以可能以離婚官司來拖垮呆子Vi的財政。但呆子Vi也不笨,弄得自己一貧如洗,再申請公眾法律援助來打官司。結果,呆子Vi偷情離婚要全城人幫忙他買單計數,推卸責任到如此地步!即使將來法官判他要給贍養費也好,他也極有可能給不出來的!

「哈哈哈哈!人人都會如此做吧!而且我的只佔全城納稅人像蚊子一樣的款項吧!」呆子Vi盡顯人性枷鎖的本色,冷笑及恥笑程朗說。

程朗早前已開口說,願意把自己的名下一份保單收益在死後全數歸入呆子Vi的女兒名下的。可惜,原來現在弄成這般田地,程朗一再感內疚。從等價交易的角度來看,呆子Vi及其兒子都盡享父母(祖父母)給他倆最好的教育投資,保守估計一人已開支二百多萬(新台幣八百萬)。尤其呆子Vi的兒子自小學中學都是貴族學府,一個月萬多元學費是等閒事!

程朗是孤兒沒家人,不知道父母兄弟姐妹及兒女的一切;但程朗很挽救的是「莫非,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福德五讀書,是真的?無論是否,至少其女兒也該享有相等的待遇吧?」程朗問自己。

於是,各位看官只要幫忙呆子Vi算一算,即使從現在開始,以他一個2.5萬計算,即使未來十年不吃不喝不花費還要年年能續約,才可能籌足到外國唸書去的教育經費!

「單靠月供三千,十年後女兒夠去哪兒唸書?還有呀!呆子Vi欠了妹妹二萬元,我也準備好借錢給他,好讓他可以在妹妹面前抬起頭來做人……

「夠了吧!程朗!我明白你的心情,你是好人,你也想知道家人親情為何物,可是都要看看你想幫助的人值得你去幫及他的意願呢?你有點兒走火入魔了!」朋友M叫他冷靜說。

「唉!我承認,但願我從來不知道任何事情還好,而我現在既插足這敞渾水中,又間接變成了害人的,怎麼辦?」

「你沒有做錯,你是被動的。你也應該知道蠍子與青蛙的故事。蠍子心存大欲想去彼岸看看,但自己不懂游泳。於是多翻央求青蛙載牠到彼岸去。青蛙當然不肯,但最後心軟了。就在馱背蠍子去彼岸的途中,蠍子刺了一下青蛙,青蛙說,不是約定好嗎?現在要一切同歸於盡沒入河裡去!蠍子說,我也不想的,這是我的本能,不刺一下不舒服的!」

「哈哈!我明白,而且這故事還有2.03.0的版本」

「哈!願聞其詳

話說,時光荏苒,被蠍子所刺的青蛙已經輪迴上望人間道去了。但蠍子依然在畜生道輪迴,始終想去彼岸看看,這次輪到了烏龜。因為烏龜有甲殼,不易被刺吧?蠍子就用上這樣的理由勸服了烏龜,烏龜又被感動說服載蠍子一程,結果依舊,大家一同沒入河裡去。然後,烏龜輪迴上望人間道去了,蠍子依然在畜生道、餓鬼道輪迴,這次牠更心存大慾,既然會沒入河裡溺死;那不如飛吧?於是,蠍子在找呀找,當然沒一隻鳥兒會載牠飛渡彼岸去。唯獨是牠,呆笨的蠍子居然會找上牠------以為牠有翼一定會飛,卻不知道遇上天然宿敵------大公雞!

「哈!這故事不就是《西遊記》第五十三至第五十五回蠍子精的故事原型嗎?」

「對哩!朋友是要來分享書本、藝術、音樂、舞蹈、電影、戲劇的,你一說就知道了!」

「當然,我不會跟你分享玩女人及背妻偷情的!」

「哈哈哈,多謝你!我明白了!」

「有一顆善良感性的心的人,偏偏卻遇上了人倫道德兩難的抉擇!」

 

發表於2018.9.11
留言(0)
博客名稱 :
東京小子
網誌名稱:
tokyoboy
使用天數:1,838
按月份瀏覽
    2018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2017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寵物日誌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文化政經
  • 其他
  • 財經生活
  • 台灣館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