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01.2019

往事如煙(四之二:再次遇上)

生活品味(消閒)   藝文創作   電影戲劇  

客途秋恨

2. 再次遇上

一眨眼間,時間彈指之間,香港爆發沙士瘟疫。當時,人人上街都會戴上口罩扮作「蒙面超人」一樣。當時我非常抗拒戴上口罩的,因為我根本沒病,沒病戴什麼口罩!但不是人人都戴上口罩外出嘛?我以為他們會這樣做,不是因為自己有病免於傳染別人,而是因為害怕別人給自己傳染,所以逼迫於無奈,才會戴上口罩防患於未然。

有些人戴的口罩更是誇張得有如防毒面罩一樣的!人就是這樣子,大難臨頭當然先顧自己!當年,能跑的都跑,能逃的都逃;那些一腔熱誠開赴前線抗疫的醫護英雄,今天又會有誰記得起及感謝他們的大公無私以身殉職?我以為那些跑不了逃不了的戴上口罩只有聊以自慰而已?

那時候,我已在一間文儀用品物料供應公司當上銷售經理。眾所周知,瘟疫前後,經濟蕭條,沒有人肯花錢消費買東西,更遑論文儀用品又不是日常必需品!我名為銷售經理,實際手下無兵可用,自己當一人司令去四處兜售。碰上一間學校想要看看相關用品,姑且上門兜生意,未料到居然那麼湊巧,遇上了何強。

而且,何強更是主持這項目的委員會主席,那就是說,現在他是我的顧客------顧客永遠是對的!但他由始至終都沒有公開我們相識的關係,在會議上裝作素未謀面,跟其他委員會成員一樣,很專業地問問答答。

完成會議後,時近午飯時間,何強居然會送我到校門口去,而且一剎那間變臉說:

「呼!原來是你,相請不如偶遇,跟我出外吃午飯,我做東。到哪裏好?呀,近郊有一間特色餐室,很好吃的,去吧!」

可是,他的身體,怎樣說呢?好像在指手劃腳,可以想像是:有人在樓上觀望,想像我似乎是認不了路,需要何強指教,然後由他帶著領路去了似的?多年不見何強,何強好像變了,變得怎樣說呢?

「學校吃飯時間僅一小時多一點而已,夠嘛?」我問。

「當然無問題,看看我的戰車,再試試我的一手辣車,一定夠時間!」

離開了學校的視線範圍,他急急地拉我到附近露天停車場,上了他的跑車,落下了車子的蓬頂,絕塵而去。啊呀!原來如此,我心想。唉,而且事後我更加後悔!

從市區到近郊的車程需要多少時間我不知道,但見他的一手辣車,不消十五分鐘就做到了。可我跟安全帶都給他嚇一個半死,下車上餐館吃的是什麼既沒記憶也滋味全無,根本就食慾不振了!原來,他的性格依舊沒變,喜歡當老大要話事,也不理會別人感受。不過,何強似乎更加壓抑了什麼似的,而且好像被什麼壓等死死的及忍耐了很久很久的,一旦給他找到發洩的出口,他就會盡情發洩?總之,領教過他的一手辣車,即便明白了眼前的他似乎放鬆了不少!

「看見你真好,剛剛不方便說話,還要扮作不認識。我告訴你,我早已完成法律課程,還不用多久,我就當大律師了!」何強一面吃飯一面沾沾自喜地自說自話。

「但你,怎可能有時間同時一心……(兼顧兩者)?」我話說到一半又欲言又止。咦,這些話,曾幾何時,我好像說過?

「哈哈哈哈,我總有方法!Everything Under Control 嘛!你呢?近況如何?」

咦,這些口頭禪語氣,曾幾何時,我又好像聽過?

於是,我談了一些自己的工作及公事,又吐露了一些箇中的不如意。

「我好像跟你說過商界的問題?你似乎沒有領會我的意思,今時今日有什麼比做官的更好,薪高糧準,不容易被裁員,又有退休金及長期薪俸金!呀,你女朋友呢?」

關於退休金及長期薪俸金這方面,何強說得一點兒也沒錯的,這也是我的棋差一著。九七回歸以後,新入職的政府公務員再也沒有如此福利;何強在這方面確實是高瞻遠矚的,難怪當年他那麼堅持要考入政府做教育官的!現在的什麼強積金(MPF),供款的我們年年交給管理公司什麼雜費及管理費,但虧了老本呢?他們卻也一樣要收定你的費用,這是哪個白癡想出來騙人的?

「那你呢?看你還沒戴上指環,未結婚了吧?咦!你不會又在校內約會多過一個女的吧?」

受了何強給我的一些刺激,我好想反駁他、刺激他。事實上,當年雖然沙士過後不久,但是在工作不穩定的情況下,不敢貿然入市買樓,買樓供樓或租樓、結婚還是不結婚,還有兩個家庭的問題已弄得我跟女友的關係很僵……這,我當然不會告訴何強的!

「我問你你又反問我?你知道我跟你最大不同是什麼,我始終是現實的人,你總是沒大變,帶點熱情及理想的!看剛剛會議你的Presentation就知道了!這個世界最重要還是什麼,你知道嘛?『識人好過識字』是金句名言呀!」

「咦,你的午飯時間不是只得一小時多一點點嘛?」再次受了刺激,又被何強像教訓學生一樣,我好想好想好想找一些什麼反駁何強。

「哈哈哈哈!管他媽的,我自有方法!Everything Under Control 嘛!」

經過一輪交談,何強的性格原來真的沒有大變,喜歡當老大要話事不理人感受。誠如他所言,他很現實的;如今我更有求於他,他又是我的顧客,我又能怎麼樣?

可是比起從前,他似乎更小心翼翼,不!是更加壓抑了,在比他小的或不相干的人面前,他吹牛當老大要話事是應該沒變的。

我也要學何強一樣,在公司人前人後都要這樣子做人嘛?

臨離去時,我說謊話想起要探訪附近一個顧客,所以當然不用他相送了,我說自己乘公車到市區便行!

「你真的行嘛?不用我送你一程!」站在開蓬跑車旁邊的何強,顯得趾高氣揚起來;跟他在會議上一本正經的裝扮臉孔,簡直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

我知道何強知道我在說謊耍他的,但我決意扮作堅持下去。站在鄉郊特色餐室的開放式門外,我看著何強連車門也不打開,就跳進路邊停泊的跑車上去,真是很瀟灑的,跑車隆隆地作響,並瞬間絕塵駛離我的視線範圍,Everything Under Control像車聲又似白煙浮到心上來,我望著前面的柏油路發呆了好一會兒。

然後,我才發覺我忘記給他飯錢,以及留下他的手提電話。可能我還驚魂未定,又或思想太多;但更大可能是何強根本不想也不覺得有需要給我他的私人電話,也許這是一種暗示,給我暗示說根本不用再見吧!

似乎,何強已經在自己的事業路線上,盡全力高速行駛了!

發表於2019.1.16
留言(0)
博客名稱 :
東京小子
網誌名稱:
tokyoboy
使用天數:2,234
按月份瀏覽
    2020
  • 一月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寵物日誌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文化政經
  • 其他
  • 財經生活
  • 台灣館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