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02.2020

偏見:看石黑一雄的《浮世畫家》小說人物的「傲慢與偏見」

生活品味(消閒)   文化政經   財經生活  

BiasCharacters’“Pride and Prejudiceof An Artist of the Floating World of Kazuo Ishiguro

1. 前言:何謂“First Impression”(第一印象)

在石黑一雄《浮世畫家》中所出現的角色,都不約而同地帶有一些自己固有及既定的「傲慢與偏見」;石黑一雄六歲就移民英國,對日本戰前及戰後的情況,他曾在訪問中說過書中內容是自己想像出來的。

筆者覺得小說中的背景資料可以參考歷史書及報章雜誌,但創作的意念卻可能借自英國女作家Jane Austen(1775-1817)Pride and Prejudice》?此書初版原以“First Impression”(第一印象)作為書名,後來才改為傲慢與偏見」。

在《傲慢與偏見》中,男女主人翁就是因為「第一印象(謬見)」而產生了重重誤會及人際關係的矛盾。書中說男主人翁Darcy傲慢非常,初次跟女主角Elizabeth在舞會中相遇,別人叫他要有風度,男生應該要主動請女孩子跳舞。Darcy不請人跳舞也罷了;還出言不遜讓Elizabeth聽到:「要我和其他陌生女人跳舞,簡直活受罪!」

就是這樣一句無心快語,把DarcyElizabeth間築起了一堵“First Impression”無形人際關係的圍牆。結果,當然是要幾經折騰,才令到雙方誤會冰釋;還要幾翻波折,才能有情人終成眷屬。所以今天,不少實用心理學家都會告訴你「第一印象」是如何重要,尤其在一些重要的人際會面場合,更何況是愛情與婚姻那麼主觀的情境裡?

筆者覺得石黑一雄在《浮世畫家》裡面,似乎也把《傲慢與偏見》裡面的 “Bias”“First Impression”放進了各個角色之中去;而且不止於男女愛情相處之道 ,更加可以在政治看法、意識型態、種族文化、宗教風土以至於「人間關係」上!

日本人稱人際關係(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為「人間關係」(にんげんかんけい),尤其如右例句常常出現:「職場の人間関係(にんげんかんけい)で心が折れそうになった。」(因為職場的人際關係,感覺心好像快承受不住了。)

好!有了以上的資訊,在閱讀《浮世畫家》的時候,你就可以從內容裡看出很多的寓意、隱喻了。由於,20193月《浮世畫家》的電視劇在日本上映了(石黑一雄也有份參與編劇),筆者索性拿電視劇照的角色來為大家介紹。https://www4.nhk.or.jp/P5078/

他們都是各懷自己的“Bias”“First Impression”以及 “Pride and Prejudice”!而在人類有歷史以來,這一些心態從來沒有缺席於人間關係之中,以至於歷史的世界大戰而至死方休!?


 parts22002parts22020parts22021

2. 浮世畫家的父母---小野老先生及母親幸子(傳統的偏見?)

「畫家的生活骯髒而貧窮,」父親的聲音繼續說,「這樣的生活境遇,使他們容易變得軟弱和墮落。我說得對嗎,幸子?」

「那是自然。可是,也許有一兩個畫家既能夠追求藝術,同時又能避開這些陷阱(貧窮…)。」

「當然肯定有例外。那是少數特別有毅力、有個性的人。我擔心我們的兒子()遠遠不是這樣的人,而是正好相反。我們有責任保護他遠離這樣的危險。畢竟,我們希望他日後成為一個令我們驕傲的人,是不是?」

註:當敘事者「我」---小野增二告訴父母想做畫家時,父親有如上反應。小野老先生及母親幸子所代表的千百年來的「父母」對兒子的「要求心聲」吧!例外一定有但會多嗎?事實上,今天如果你的孩子說要當畫家,你又可會有以上的 傲慢與偏見呢?

 parts22016

3. 浮世畫家的師父---森山誠治・モリさん(毛利君)(固有習尚的傲慢?)

毛利君係小野增二的畫家師父。在日本這樣著重師徒的「人間關係」中,學生必須謹遵照師父畫畫的風格。嚴格而言,書名《浮世畫家》中的浮世畫家」的畫風,指的是モリさん(毛利君);敘事者「我」---小野增二在後期開始轉變了風格---著重現實木刻畫風,跟「浮世畫家」毛利君的頹廢娛樂畫風及歐洲濃色彩大色調有分歧!結果,小野增二被師父及眾人同窗視為「叛徒」(裏切)---日本人稱之為 Uragirimono

「不用管那些畫(註:小野的畫被其他人偷了及藏起來),小野。你只要找到剩下的那些畫,拿來給我就行了。」(毛利君說)

「很遺憾,先生,我恐怕找不到剩下來的那些畫了。」(小野說)

「明白了,當然,你已經考慮過倘若離開我這裡後的前途了。(註:毛利君會為學生提供食宿,讓跟隨他的學生學習他的畫畫風格)(毛利君說)

以上是師徒之間徹底決裂的一幕!對繪畫風格及方法之見解不同,決定了雙方各有不同立場及觀點,且變成了自我的看法(傲慢與偏見?)

    順帶一提,以上的可能是雙方各有不同立場及觀點;然而1938年小野奪得重田基金獎 (繪畫)---事業在最高峰時,小野回去毛利君的別墅是過門不入」;而且還刻意選擇在高崗上俯視毛利君的 破舊別墅的,還一邊看一邊吃他買來的橘子!這樣的描述,豈不就很明顯的「傲慢與偏見」嗎?

 parts22006parts22005parts22003

4. 浮世畫家的大女婿--- 池田 (對戰爭意識型態的嶄新看法)

在小說中,池田沒有姓氏或不知其姓氏,所以連小野的大女兒節子也不知道夫姓。但在2019電視劇改為村上素一,於是敘事者---(小野增二)的大女兒也順理成章地變了「村上節子」。

在小說中,池田非常欣賞小野增二的大兒子---小野健二。可惜,因為戰爭,健二參軍而喪命於東北(滿州),要戰後一年多才找到未經證實的骨灰。後來經節子說明---原來池田對參加「這樣的儀式」非常生氣,除因為是好友親戚戰死而又屍骨不明之外,還有是池田向敘事者「我」---小野增二說的以下那一番話:

「當初派健二他們去英勇赴死的那些人,如今在哪裡呢?他們照樣活得好好的,跟以前沒什麼兩樣。許多人在美國人面前表現乖巧,甚至比以前更得意,但實際上就是他們(軍國主義)把我們引入災難。到頭來,我們還要為健二他們傷心。我就是為此感到生氣。勇敢的青年為愚蠢的事而丟了性命,真正的罪犯卻仍然活在我們中間,不敢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不敢承擔自己的責任這才是最怯懦

上面說過,池田所代表著對戰爭意識型態的嶄新看法」是戰後不少人的主流意見;可是「過猶不及」,這樣的意識型態把不少人逼迫太緊,也令不少人因此自我責備而自殺去了!這,又是不是另一種的傲慢與偏見」?為何不能「包容及寬恕」呢?

 parts22007

黑田曾經係小野最得意的學生,在1938小野奪得重田基金獎 (繪畫)---事業的最高峰時,黑田對小野老師也是吹捧最力的人。日本戰敗後,黑田被捉要 去軍國化,黑田抱怨小野未加以援手,戰後成了大學藝術講師,卻又將自己的新的傲慢與偏見」傳給了自己的小弟恩池:

你太年輕了,恩池先生,還不了解這個復雜的世界。

我們現在都知道了誰才是真正的叛徒,他們許多人仍逍遙法外。

以上,是小野去找昔日學生黑田時,黑田不在而由他的學生恩池接見,恩池說老師不會見小野,因為他抱有跟上面第4. 浮世畫家的大女婿--- 池田---那一代年青人的 看法

5. 小結:兩個因為傲慢與偏見」的「悲劇人物---「小野增二」(敘事者「)及其外孫一郎(電視劇中的「村上一郎」)

    在小說中,每個小說人物都各自各懷著他們的傲慢與偏見」,筆者不再逐一詳談,就由讀者自己慢慢地、細心地、耐人尋味地發掘好了!

    最後有兩點給大家作為參考:

第一,關於「偏見」,筆者已在<在武漢肺炎時讀《思考的演算》:學習如何冷靜思考>一文中有過說明,當然不些於七種的!暢銷作家魯爾夫。杜伯里的《行為的藝術》、《思考的藝術》均有詳談「偏見」,大家可以借來參閱!

http://www.weshare.hk/tokyoboy/articles/4679680

http://www.weshare.hk/tokyoboy/articles/4494670

http://www.weshare.hk/tokyoboy/articles/4495065

    第二,在《浮世畫家》之中,因為「傲慢與偏見」而帶來「悲劇人物」,當然不止於「小野增二」(敘事者「)及其外孫一郎(電視劇中的「村上一郎」)!但為什麼筆者會特別提出來,並作為下一篇評論的目標標題呢?

    因為,最大的悲劇,以及最大的「傲慢與偏見」,本源於自我---小野增二作為敘事者「」統管整部小說的敘事---細心的讀者將會讀出他才是最「悲劇的人物」之一。究竟為什麼呢?

至於其外孫一郎可能更慘,受到其父親池田(村上素一)的明顯影響,在當時那一種非常強烈的「去日本軍國化及時代美國化」的意識型態的大勢影響之下,七八歲的外孫一郎又怎麼樣在這種環境及教養之中產生了新的「傲慢與偏見」呢?

    年老的傲慢與偏見」從來未消退,年幼傲慢與偏見」又在醞釀當中

註:故事簡介---(也參考自博來客)

故事由一九四八年十月日本戰敗後展開的,曾是日本知名浮世繪畫家小野增二在 信譽拍賣中奪得了杉村家的舊式大宅,並成為如今享負盛名佐藤博士的鄰居!

因為早前三宅家的次郎悔婚及退婚,令到小野家的仙子顏面無存。小野增二自以為過往盛名所累,害怕鄰居佐藤博士及其兒子大郎會調查其家底而再次累及仙子的婚事又被大女節子暗罵

於是,他四處探訪故友(松田及學生(黑田)等人,只為能夠完成幼女小野仙子早日出嫁的心願。

期間,小野增二怎也料不到在他訪故友時,逐步揭開前塵往事不堪回憶的面紗。從他在學畫畫年代的老師毛利君,到他自立門戶成為大師級及在1938年奪得重田基金獎 (繪畫),以及後來從學生黑田及紳太郎擁戴歡呼到時移勢易,學生們相繼離開他自立---黑田成為大學講師並有自己擁戴的學生、紳太郎也因為要謀我中學教師職位而跟小野增二劃清界線?

無法遮掩的前塵往事,如一幅幅現實的浮世繪交疊湧現起來……
  以普魯斯特式的回憶自述
  在跳躍式的敘事中,把一個又一個因果緣份交纏的故事反覆叩問:

「這個主題讓人著迷……他展現了悔恨、罪惡、記憶的延展性、衰老的痛苦、落寞、孤獨。當我看完之後,在細微更替的光線下,可以看見主角小野,與這世界。」──《英國獨立報》(Independent
  享譽盛名的浮世繪畫家小野,二戰爆發後,毅然捨棄享樂的藝術追求,與恩師決裂,轉而投身愛國主義的畫作。
  戰敗後,一切驟然變化,在人人自省的風氣下,被親友與外人疏遠、責難,他才恍若大夢初醒,原來一切虛如浮雲,只是自己過去的作為證據鑿鑿,無法抹滅也無法改變。
  無法量測的記憶,在道德的尺規中游移不定──只能在殘缺的影像中反覆驗證。
  面對往日是與非,唯有說服自己,才能說服世界,最終回歸浮世,任萬事隨風飄去。

發表於2020.2.14
留言(0)
博客名稱 :
東京小子
網誌名稱:
tokyoboy
使用天數:2,312
按月份瀏覽
    2020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寵物日誌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文化政經
  • 其他
  • 財經生活
  • 台灣館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