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08.2016

致畢業的你和即將畢業的我

親子育兒(學習)  

       校園溢滿了馨香,而你卻在這幅花蕊的畫卷中走向邊緣,你願承蒙校園不棄,但時光早已匆匆地走到你的身旁。你歎,“花開半夏”,她曰,“雅望天堂”;你笑,“黑白盡流歲月的模樣”,她傾,“記憶謹記青春的目光”;你性如烈火,她冷堪寒霜……然而,你和她都未曾留意,近處,一顆心又一顆心,在不停的顫慄,似乎幻想著一年之後一次次迷茫的張望。

  不久之後,你喪失了在自習室裡學習的資格,喪失了在校園裡安閒散步的資格,喪失了原有的學生青澀,學生證、校園卡、寢室的鑰匙……一一被時間這把殺豬刀割去了青蔥的嚎啕,你把什麼張永樂高數、張劍閱讀、和政治輔導書統統地撕碎,也把什麼中公的公務員和事業編的輔導書、銀行從業資格複習書毫不留情地從六樓甩下一樓,甚至也像去年那些前輩們那般,學長穿上蹩腳的婚紗在大學的每一處角落撇下依依不捨的“倩影”,六朵姐們花穿上美麗的婚紗把“一生的初夜”嫁予難以忘懷的青春。其後,在照相機定格你們把學士帽扔向天空的刹那,你能夠聽見來自亞洲最宏偉最高聳最頂尖的大門裡每一塊磚的鮮花和淚水、陽光與塵埃、還有那一簾簾無盡的沉默……

  不久之後,你走在橫跨東西校區的彩虹橋上,走在這座走了四年的“鵲橋”上,突然,想起第一年讀過的那篇《北方的河》,“理想、失敗、幻滅、熱情、勞累、感動、鄙夷、快樂、痛苦,都伴和著那些北方大河的滔滔水響,清脆浮冰的擊撞,肉體的痛感和感情的磨礪,一起奔流起來,化成一支持久的旋律,一首年輕熱情的歌”,呵!這北方的河豈不是這幻想的河,熱情的河,青春的河嗎?驀然回首,這不是康橋,而是站在一方被譽為“江北明珠”的沃土上,你揮一揮衣袖,自然也無法帶走一片雲彩,但你帶走了四年的記憶,那些親情,那些友情,還有那些愛情……

  不久之後,當你最後一次坐在寬敞的教室裡聽課時,你一定會想起許多老師的聲音。或許,這些老師並不記得你,但你一定會記得是誰教會了你“微笑曲線”、報酬遞減規律和邊際效用,是誰讓你知道了熊彼特、明茨伯格、德魯克和彼得*聖潔,又是誰曾說過,“一個人是對的,這個世界就是對的”。當你最後一次停在女生宿舍樓下等女朋友時,你早已不像以前那麼迫不及待地喚她下來,而是心有靈犀地清楚她一定知道你已在樓下。縱然你並不那麼肯定未來的自己是否趟著她的眼淚回家,但你知道,那一刻,你必須鄭重地向她表明自己的決心、希望和未來;當你最後一次在與同處四年屋簷下的舍友開懷暢飲時,你把所有的偽裝、所有的牽強和所有的不虞一一擱置在遺忘的傷逝裡,一杯又一杯,一瓶又一瓶,然後,又忘了是誰提議去唱KTV,隨後,便滿聲附和。那一夜,你醉了;那一夜,你哭了;那一夜過後,你告訴自己,——“我畢業了!”

  不久之後,也便是一年之後,我變成了你,變成了如今的你,變成了畢業的我……

  又是一年畢業季,校園中充滿了感傷和興奮,笑容和憂鬱。伴隨著深深淺淺的記憶,忽然,對岡林信康的歌詞深有所感——

  是呵,我就是我

  我不能變成你

  就連你在那兒獨自苦鬥

  我也只能默默地注視

  仿若牽強的筆尖描述演繹在他人生命中的那些悲涼、那些幸福和那些阡陌,“我又不是你的誰,不曾帶給你安慰”,有人說:“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有一道死胡同,你走不進去,我又走不出來”,因此,我雙手一攤,無奈地搖頭,搖頭,搖頭。

  我一向不喜歡問學長學姐的去處,但是,我常常問,“這四年,你有什麼收穫呢?”因為,人生類似一種體內DNA的雙螺旋結構,徘徊永遠,永遠迴圈,沒有哪一種選擇能夠正確到底,研究生也罷,公務員也罷,自由職業者也罷,沒有誰能夠擁有足夠的勇氣斷言這究竟是對是錯,如同方方《風景》中的七哥,他常常說,“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直到死都是無法判清的”,你和我,依舊是幼稚而淺薄得像每一個活著的人,因此,我不問這類問題,除了避免明年的自己遇到這番尷尬,還有其本身便存在著無知的缺陷。但是,“每一段路程,皆是一種領悟”,校園的陽光、陰雨、清風、日月……和著我們的呼吸,隨著我們的腳步,望著我們的影子,一起走過了四年,走過了四個三百六十五天。我從不相信沒有人不曾有過收穫,亦不相信有人會絲毫未變,儘管他(她)無法感知,但他們的親朋好友一定會感歎,“四年的時間,你變了物業貸款!”

  我想,這是我後悔第一年沒有在邁進校門第一步時留一份記憶的原因,也是每一個學生對青春和人生的追問。讀了許久的書,至今,依然扮演著學生的角色,甚至家人還一心祝福我“再上一層樓”。父親向我展示了他四十多年來的經歷和血淚,耐心地告訴我,“學生時期是一個人學習和讀書的黃金時代。我總認為在學校裡學的東西是一個人一生之中最多的時段,工作之後,你會發現,‘再也沒有哪一段時期比學生時代學得又多又快樂了。”起初,我並不那麼信以為然,畢竟,有句話曾寫道,“時間是海綿中的水,愈擠愈多”。我自以為是地認為自己是一個善於擠水的人,但是,剛剛過去的值日周經歷卻大為改變了我的魯莽和無識窩輪 期權

  拋卻了青春的元素,像英語四六級、《中國好聲音》和《中國合夥人》……生長在LC大的青春閣樓裡,時間一直豢養著一周疲倦的眼神。也許,在其他高校,並未有這麼奇葩的值日周,但是,這勞累的一周、辛苦的一周和穿梭的一周的的確確綴染了校園四年的流光溢彩。一年一度的值日周,漸漸地,讓我們明白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原來,校園管理中心的乳名是掃大街的和搬磚的,飲食管理中心的署名是打掃餐廳的,宿舍管理中心的學名是打掃宿舍樓的……就這般,我的雙手磨出了暗繭,手臂崩裂了痛楚,血液膨脹了七天的睡眼朦朧。這一周註定是一個忙碌的一周,而忙碌的並非學習,而是與之毫無瓜葛的打掃衛生。此刻,停留在英語閱讀上的第一百八十頁仍舊敘述著上週末的咒駡。偶爾,回望身旁那位考研同學趁著小憩的時段,端起課本匆忙流覽著數不盡的單詞,瞬間,我禁不住滿臉愧意,自愧不如。

  再一次端起書卷,心情澎湃著千年不遇的安靜。忍不住想問,“未來,這樣和煦的心情,這樣寧靜的時光和這樣的一切當真如同東逝流水了嗎?”。也許,因為少有,所以,尤為珍惜;因為深刻,所以,倍加記憶;因為短暫,所以不敢有所懈怠。倘若有愛無愛都銘心刻骨,那又怎能不因這首貌似平淡而世間難再的青春之歌而不無珍視呢?掀開《方方作品精選》,我開始閱讀第一篇《風景》,上面寫著——

  在浩漫的生存佈景後面,在深淵最黑暗的所在,我清楚地看見那些奇異的世界……

發表於2016.8.17
留言(1)
  • 永恆的承諾
    永恆的承諾 25/04/2018
博客名稱 :
明天新知
網誌名稱:
tomorrowsa's blog
使用天數:1,831
年齡:2
電郵:liangxinying@outlook.com
按月份瀏覽
    2020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飲食烹飪
  • 親子育兒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其他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
  • 人生何其煩,做人要簡單

    永恆的承諾 25/04/2018
  • 致畢業的你和即將畢業的我

    永恆的承諾 25/04/2018
  • 人生何其煩,做人要簡單

    永恆的承諾 25/04/2018
  • 人生何其煩,做人要簡單

    明天新知 25/04/2018